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17章 管家

我的书架

第17章 管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磊夹菜的手有点犹豫。说实话, 春晓阿姨手艺真是太一般了,只能称之为熟了、能吃而已。

豆豆早就吃惯了的,况且有她最爱的油焖大虾, 她甩开腮帮子吃的可欢实了。

春晓一边夹着青菜,一边抱歉地笑着说:“很抱歉, 我真的挺不会做饭的, 你们就只能对付一下啦。”

高尚看着她一双细皮嫩肉的手,就知道杜明浩应该是没让她下过厨房吧。

他笑着回答:“这也正常, 主要是你女儿满意就好。”

两个人同时看向吃的一脸陶醉的豆豆, 忍不住笑了出来。高磊差不多七分饱就放下了筷子,豆豆也跟着一起说吃饱了。两个小孩都是一心要开始打游戏, 高磊负责玩,豆豆负责看。高尚将剩下的菜吃了个干净。

“你不用这么给我面子吧?”春晓看着他清空了最后一个盘子。

“也不全是,我中午没吃饭。”

高尚说的是大实话, 他虽然很愿意吃春晓做的饭,但是也没有强迫自己一定要吃光。

“这样可不行啊,高尚。”春晓秀眉微蹙, 担心说道:“你胃本来就不好,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时间长了会生病的。”

高尚看她如此关心自己,心里一软,语气也柔和了下来。

“你这么关心我,不如以后给我准备午饭吧。”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这要求好像提的有点过分,他连忙笑道:“我开玩笑的,明天让小王给我订营养餐就好了。”

说完, 他继续埋头吃饭。其实,小王每天都会给他订餐。只是,他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饭菜冷掉了没法再吃,都被他送给保洁阿姨了。

春晓存了心,开始细细考虑这件事情。她其实可以为他做午饭,只是,这显得有点莫名暧昧,不知道他的同事和下属们会怎么想。

豆豆和高磊两个小脑袋挤在一起,高声笑闹着。

春晓依靠着厨房门口,欣赏着这个平常西装革履的男人系着围裙洗碗的样子。

“没想到,你做起家务来,还挺像样的。”

高尚转头看她,挑了挑眉毛,说道:

“那你以为,我家所有的家务都是保姆做的吗?”

春晓看着他那一身家居服,米白色的连帽衫,灰色的运动裤,再加上温和的眉眼。

她突然回忆起高尚还是个温润儒雅的专家学者模样的形象。那个时候的他,跟个老学究一样,明明只比自己大五岁,说起话办起事来,却比她五十多岁的导师还要老辣。

高尚看她盯着自己痴痴的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好奇道:

“你在想什么?这么好笑。”

“我看你今天穿的这个样子,想到以前你还是个专家的时候了。”

春晓仿佛还沉浸在回忆中,嗓音有点柔软,听得高尚心里一动。

“你总是说我像你师兄。”

高尚想起那时候春晓喜欢扎一个高高的马尾,然后发绳上绑着一个丝巾手帕。

“还不是因为你跟他一样罗里吧嗦的,天天教育人。”

春晓冲着他吐了吐舌头,她好久没有这么幼稚的举动了。

她以前只能夸赞高尚学术造诣高,治学严谨,现在终于可以嘲笑他古板正经的犹如老学究。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么描述我的。你可是天天都把一堆夸人的成语扔到我身上。”

高尚刷完了碗,将围裙解下,挂在了厨房墙壁上。站在春晓跟前,叉起腰,一副要算账的样子。

他长得宽肩腿长,185的身高很有压迫感,春晓不得不抬着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高尚直视着春晓,她有一双水光潋滟的杏眸,此刻黑色的瞳仁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他这才想起两个人站的有多近,近到一个伸手就可以搂人入怀,一个低头就可以吻上她的唇。

高尚身上沾着洗洁精的柠檬香气,让春晓的鼻子有点痒痒,她忍不住用手捂着口鼻,对着高尚的胸口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春晓心想着糟糕了,高尚这个人可是有洁癖的。她连忙在餐桌上扯出纸巾,一张捂住口鼻,一张在高尚的胸口那里胡乱擦着。

“不好意思啊,我最近鼻炎有点犯了,对气味特别敏感。”

她眼睛红红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儿,声音又弱弱的如同在哭泣,一只纤手在他

胸膛上蹭来蹭去。

高尚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她的擦拭。

他嘴里念叨着:“没关系,没关系,我去一趟卫生间。”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了。

春晓担心地看他快步离去。哎,他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高尚从卫生间里出来,就提议将春晓母女送回去。春晓因为之前的事情,觉得尴尬,领着豆豆默默上了车,坐在了后排。

高尚本来想提醒春晓坐前面,犹豫了一下没说话。豆豆似乎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低气压的影响,糯糯的不敢说话,她乖乖地坐在安全座椅上,玩着妈妈的手指。

最后,还是高尚先开了口。

“打车方便吗?”

春晓回答:“还可以吧,就是司机师傅等着我接孩子,有点没耐心。”

“这周末有时间吗?”

“有的,我爸妈接豆豆回老家玩两天。怎么?”

“我陪你练车吧。”

他的语气有点生硬,好像也不是在咨询她的意见,更像是老板在下达工作任务。春晓停顿了一下,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两个人又没有话说了,直到高尚的车正要在小区侧门那里停下,春晓说:“你可以把车开进小区了。”

春晓在周末的时候,把高尚的车牌号更新到了小区物业的智能停车系统中了。

高尚在春晓的指挥下,第一次驱车进入了地下车库,又找到了停车位。

春晓带着豆豆下了车,没有让高尚再送。时间还早的很,人来人往的,春晓担心邻居们看见了要问她。

高尚没有坚持,将她们送进了电梯,才回到车上。

他突然想到,这个应该是以前杜明浩的停车位吧。他没有立刻回家,驱车出了车库,在小区里面慢慢地绕行了两圈。

高尚找到了物业留的临时停车位,打开车窗,点了一根烟。眼睛望着小区里那一扇扇窗户里亮着的灯光,发了一会儿呆。

等他回到家,高磊已经洗漱睡觉了。

他看见豆豆落在了客厅的拼图,嘴角露出了笑意。

高尚拿着拼图上了楼,打开了楼上春晓母女睡过的客

房的门,将拼图放在了床头柜上。

他将春晓和豆豆穿过的睡衣,洗干净后都收到了客房的衣柜里。本来,他还想专门准备一些新的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又觉得太过刻意,就放弃了。

夏夜蝉鸣不绝于耳,豆豆刚刚睡着。春晓将薄薄的纱毯盖在了豆豆的身上,亲了一下她肉鼓鼓的脸蛋,轻轻退了出去。

她进了书房,拧开台灯,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春晓先浏览了一下各大网购平台,找到了一款品质优越的保温饭盒,选了个铁灰色的颜色,付款下单。

然后,她又在关注的那个美食博主的文章集合里,找了很多养胃的药膳菜谱。

春晓的性格虽然温吞,行动力确是很强。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搞定了新老板的新要求。

她突然想到高尚说要陪她练车的事,有点头痛。虽说带过她的教练都称赞,说她车开的挺稳,但是,那个人可是高尚。

他那认真负责的教学理念,严谨的治学态度,用在教人开车上,不知道会把她训成什么样子。

春晓的空间感不好,估计不出车的空间,很容易剐蹭,尤其害怕停车。

她有预感,高尚一定会被她气死。想到这里,春晓又在网上搜了一些驾驶常识,杂七杂八地记录着。

高尚和杜明浩完全是两类人。春晓有不会的事情,不懂的东西,杜明浩就会处理的服服帖帖,不用春晓操心。

高尚呢?不会的话,他会教你。教不会?继续教。

春晓在和高尚共事的那些年领教过好几次了。被他执着的教书育人的信念所折磨,她很害怕在他面前显示出什么弱点和无知,好为人师的他,一定会不死不休地将她蜕变成专家的。

合伙人宋桥将一沓子报告摔在了高尚的办公桌上。

“老高,你是被下了降头了吗?”

刚才开财务会的时候,财务总管一脸深恶痛绝地将各部门超支的预算从头□□到尾。

各个部门的头头都冷着脸,不抬头,梗着脖子,觉得委屈。

等汇报完了,大家都看着高尚的态度,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却发现人眉眼弯弯,嘴角含笑,

一副春意盎然的样子。

“作为合伙人兼下属,我非常怀疑你是不是最近谈恋爱了?”

高尚略显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连忙否认道。

“我没有,就是昨晚没睡好。”

“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你知道我这里预算砍不了的,甲方都是政府部门,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明白,你放心的,影响不了你的。”

他送走了宋桥,给小王打了个电话。

“给我租一辆路面驾驶的轿车,不要教练。周六日两天时间都要包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