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19章 午饭

我的书架

第19章 午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尚和李天泽坐在酒吧卡座中, 伴着轻柔节奏喝着啤酒闲聊。六月雪是个清吧,没有那么吵闹,高尚和李天泽算是常客。

“你说什么?你跑去给人家当路面陪练?”

李天泽听见高尚讲了给春晓当陪练的事情, 差点把口中的啤酒喷了出来。

“你有没有搞错?不知道男人不能教媳妇开车吗?”

“这是什么道理?”高尚疑惑不解。

“你想不想骂她?当她犯蠢的时候。”

李天泽又要了一杯,决定耐着性子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大兄弟!

“还好吧, 我怎么舍得骂她, 就是凶一下就得了呗。”高尚想到了她那张犯了错就可怜兮兮的脸,觉得自己态度还可以。

李天泽翻了一个白眼, 完全不理解他的脑回路, 他又扯到了另外一个话题。

“你说你本来就打算给人买个自动挡的车,为啥要巴巴的弄一个手动挡的车, 还亲自陪练。你图什么?”

高尚正经道:“她的驾照本来就c1票,会开手动挡。再说了,不会开手动挡的车, 算什么会开车。”

李天泽知道他这个兄弟肯定是好为人师的毛病又犯了,给他也要了一杯,这堂课得慢慢上。

“有你呢啊?高尚!你是想和人家处对象, 不是在培养学生或者带下属,你能不能将这两者分开啊?”

高尚被李天泽搞得有点糊涂了,他争辩道:“我是为了她好,多掌握一样技术,以后她自己什么车都能开,我也放心些。”

“哦!你把她培养成十项全能,样样不求人, 那你在哪里施展魅力啊?”李天泽几乎要被高尚的脑回路气死。

“尤其是你那朵小白花,视金钱名利如粪土,你用钱砸又不好使, 我看你怎么办?”

高尚想到了春晓现在和他的雇佣关系,有点心虚地说:“其实金钱也不是完全不好使的。”

李天泽听出他话里有话,连忙追问道:“怎么个意思?你又用钱砸人家了?”

“跟上次不一样,我雇佣她当了我的管家,接高磊,辅导功课,偶尔做饭什么的。”

李天泽的嘴巴大的能吞

下一个鸡蛋,他真是小看了高尚。

“都住你家了?行啊,可以啊,没想到啊。我以为你连小手都没摸过呢,这人都给……”

高尚连忙制止住他那些不可描述的发散,说道:“真的只是管家,我每晚都会送她回家,再说,她每次来都是带着女儿的。”

李天泽想了一下高尚的为人,又考虑了一下春晓的脾性,觉得这件事令人喜忧参半。他诚心诚意地将隐患点了出来。

“我有点理解你,想多接触人家。可这?正儿八经雇佣了人家当管家,那以后你勾兑起来,怎么把握这个度呢?”

高尚也微微蹙起了眉,他想起了在快速路上,自己握着春晓的手。那时候,春晓那发红的脸和不自然的神色。

本来,他真是一心想帮她认识下档位的。只是手掌触到的滑腻,让他心跳加快,又不好突然放开,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教了。

如果,春晓并不心仪自己,这行为不就是骚扰了。

高尚头疼起来,为了避免麻烦,他工作这么多年,助理秘书之类的需要密切合作的职位,雇佣的都是同性。

李天泽拍了拍他的肩膀,劝说道:“感觉你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赶紧着啊,差不多就解约了吧。你得让人体会到你蓬勃的爱意,而不是作为老板的压迫和剥削,懂吗?”

他想了想,又提了一个建议。

“千万管好自己的言行,不要让人觉得你是个以势欺人的混蛋。”

周一上午,高尚都在跟公司高层开例会。环保方面的项目进展的还算是顺利,只是前些年为了抢占市场,利润压缩的太多。至于海城那边的建筑项目,被立业集团截胡了好几次,分公司经理王珏都想撂挑子了。

高尚不得不耐心劝说道:“王珏,我知道你不容易,立业集团根深叶茂,是海城的首富。我们一个外来的和尚,资金实力也不够雄厚,拼不过他也很正常。”

王珏坐了下来,平定了下情绪,解释道:“我知道,就是不服气罢了。我们明明质量更好,性价比更高,生生地就是竞争不过!也奇了怪了,海城那么大,

项目那么多,他就偏偏跟我们过不去!”

全场鸦雀无声,其他人一改刚才侃侃而谈的高论,此刻都如同瘪了的茄子,不再言语。

“这样吧,王珏。”高尚将身子向前倾了倾,手指交叉着握住,手肘抵在了桌子上,神情看着严肃认真。

“你下次挑些小一些的项目,别和立业正面刚了。我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开市场。”

关于立业集团跟三石对着干的事情,资深高层们都了解,所以没人敢吱声。

王珏是去年高尚高薪挖来的人才,清高自诩的性格,人缘不是特别好,因此没人将这些个过往告诉他。

高尚有些话不能亲自说,只好交代了助理小王。

休息室正好只有王珏一个人,小王客气地安慰了他。

“王总,您别太懊恼了,这个事其实不怨你。”

王珏挑起眉毛,问道:“怎么说?”他为人虽然高傲,但可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此刻总裁助理来劝说自己,一定是高总有话要传给他的。

“立业集团的当家少爷孙源有一个女朋友,是高总的前妻。”小王也不含糊,直接就给漏出来了,他完成了任务,就托词有事走了。

王珏端着咖啡,消化着这个惊天的秘闻。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高尚要高薪挖走他,海城这块饼也不是这么好啃的!

高尚在会上听见立业集团的事情,心里有点烦躁。孙源是个百分百的纨绔子弟,挥金如土,正和刘心悠的意。

本来婚姻就是法律协议,和就和,离就离。如果刘心悠不是直接出轨了,搞到人尽皆知,高尚也不会成了海城富二代圈里的笑柄。

好在当初这事是在海城捅破的,高尚的事业根基在郡城。除了亲信以外,知道他离婚真相的人并不多。

高尚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查看了下私人邮箱里的电子邮件。小王提着一个铁灰色的保温饭盒进来了,他笑的一脸神秘,说:“高总,有人送餐来了,快点趁热吃吧。”

小王放下了保温饭盒,就退出去了,他订的餐也到了,正在办公室桌上等着呢。

高尚狐疑地看着这个铁灰色的保温饭盒,拧开了

盒盖。里面是三层三个带盖不锈钢碗。一碗浓稠的瘦肉皮蛋粥,一碗排骨炖山药还有一碗蔬果沙拉。

碗底放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娟秀的笔迹,写着:“老板,你的午饭,不许剩,别忘记将饭盒带回家。”落款是“春晓”。

高尚嘴角溢出笑容,心头的阴郁和不快都尽数散去了。他想到,她提到了“家”,好像这个家是两个人的一样。

高尚特意早早地就下了班,驱车去了春晓单位。他将车停在省厅外的便道上,给春晓发了信息。

“今天我提前下班了,在你单位外面等你,不用着急。”

然后,他打开了车窗,点了一支烟,打开了车载音响,听起了音乐。

他的人生,难得会有片刻休闲时光。可能是午饭吃的开心吧,他转头看着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保温饭盒,眼尾笑出了一些纹路。

春晓一直在综合处处长的办公室里,她在沙发上坐着,静静地听着领导给她灌鸡汤。

去年年底,她写的一篇文章在系统内的核心期刊里上了头条,又得了上级部门的表扬。今年,张处长要求她再接再厉,继续为单位争光。

春晓从小语文就好,尤其是作文,一路都是各种集体里的笔杆子。大学的专业选择了理工科,她更成了学院里闻名遐迩的才女。

春晓微笑着点头,应承着张处长提出的种种要求。快到下班时间了,她有点担心来不及去接高磊。

“张处,”她不得不打断了他,说道:“我知道您的意思,选题的话我这周五就整理出来,您看着挑一个,行吗?”

张处长点点头,看了看时间。他知道春晓现在是自己一个人带孩子,也挺不容易,扬手让她快去接孩子吧。

春晓从领导办公室里出来,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无意中看见了高尚的信息。

来单位接我下班?这是什么意思?她愣住了,站在走廊里低着头发呆。

高尚看见春晓飞速地拉开车门,上了车,还小心地看了眼后视镜。

“你干嘛?有人在追你吗?紧张什么?”

春晓不高兴地瞄了他一眼,低声说:“干嘛来接我

,这让人看见了,不怎么好。”

正值盛夏,她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包臀短裙,头发披散着,脸上还带着淡妆。

高尚的眼睛在她白皙的大腿上扫了一下,关上了车窗,将车开走了。

“你把我形容的那么见不得人,看见了会怎么样?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单位。”

高尚的语气里有几丝委屈,春晓觉得莫名其妙。

她笑着哄他:“我发现你最近跟豆豆越来越像了,一点小事就会不高兴,再这样子下去,高磊都比你成熟懂事了。”

高尚被逗笑了,这才想起来感谢她。

“你做的午饭非常好吃,谢谢了。”

“这有什么?老板有要求,尽管提!”春晓在厨艺方面难得有人夸奖。她父亲是特级厨师,母亲是专职家庭主妇,前夫杜明浩是父亲亲自盖章有厨艺天分的人。

至于她,向来只有被奚落的份。这个世界上,除了豆豆,就只有高尚称赞过她做的饭好吃。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22 13:13:27~2021-05-06 09:44: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0842812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