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20章 醉酒

我的书架

第20章 醉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个月下来, 春晓已经适应了这种围着高磊、豆豆和高尚转悠的生活,紧张而忙碌。

每天早晨起来,她就要开始准备高尚的午餐。好在豆豆和她, 早餐都有食堂可以吃。送好孩子,坐轻轨上班。

十点钟左右, 约一个跑腿快递将保温饭盒送到高尚公司。

下班了就打车, 将高磊学校、豆豆幼儿园和高尚家转一个大半圈。

高磊的作业需要她的地方很少,大部分时间, 她都忙于做晚饭。如果高尚回来的很晚, 她还有很多空余时间来做一些清扫和整理。

豆豆最近迷上了高磊的变形金刚,经常一个人在客厅沙发上, 一玩就能玩上个把小时。

春晓的车技大涨,高尚预计,再有半个月, 她就能独立开车了。

这一夜,高尚本来都到家了。刚吃了几口饭,助理小王就打来了电话, 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提前来了郡城,已经下了飞机,按照商务礼仪,合该由高尚请他吃饭。

高尚拿起西装外套,刚穿到身上,春晓发现他西服上的扣子松了,有随时崩落的风险。

“你其他的那些春夏款我送去干洗了。”春晓解下了围裙, 说道:“你等我一下。”

她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针线包。

“别乱动。”她交代了高尚一声,就直接在他身上开始穿针引线地缝起了扣子。

春晓的注意力都在扣子身上,生怕一不小心扎到高尚。浑然不觉头上男人的视线开始变得专注而炙热。

高尚不得不偏过头, 屏住呼吸,他们离的太近了。她低着头,长发散落到一边,漏出了一截雪白的脖颈。

突然,她额头抵着他的腹部,在西服外套上咬断了那根线。她身体接触到他的那一刹那,高尚整个身躯都绷紧了一下。

“好啦,”春晓将针线收好,放回包里。“这起码能顶一会儿。”

“没想到你会的还挺多。”高尚声音有点沙哑地说道:“今晚我可能回来很晚,你和豆豆就住在这里吧,麻烦了。”

夜里十点了,高尚还没有回

来,孩子们都睡熟了。

春晓在冰箱里拿出来一些豆芽,煮了一些酸辣口味的醒酒汤,在锅里温着。

她先上楼洗好了澡,吹干了头发,坐在楼下客厅沙发上,一边看着书,一边等高尚回家。

就快到凌晨了,她才听见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助理小王看见一个穿着男士睡衣的漂亮女人来开门,有点想歪了。

他心里惊喜不已,这不是那个幼儿园见过的豆豆妈妈吗?心想怪不得高总最近总是眼带桃花,脾气也好,原来是金屋藏娇,感情生活丰富了。

“嫂子,高总就交给你了,我回家了,拜拜!”

他将高总和车钥匙交给了春晓,根本没给她机会解释,转身开心地回家去了。

春晓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还穿着男士睡衣,叹了一口气,估计解释也没用。

高尚喝的并不很醉,他只是手脚有些软,意识还是挺清醒的。

“不用的,我没事,我自己可以走。”

春晓虽然伸出了手,他却没敢让她扶,踉跄了几步,自己走到了沙发,坐了下来。

他身上的酒味很重,口齿也不是很清晰。春晓转身去了厨房,给他端来了一碗醒酒汤,看着他把一整碗都喝了个精光。

“怎么样?你喝了多少,吐过没?用不用我给你热一点牛奶?”

春晓的神色有点担心,杜明浩滴酒不沾,她从来没有照顾过醉酒的人。

“我,我没喝醉,我清醒着呢。”

高尚的眼睛有点红,看着她的样子有点凶。春晓心想,他这种平常温文尔雅的男人,不会喝醉了就变得暴力吧。

书上说,喝醉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的,所以春晓没把他的回答当做一回事。

高尚闭上了眼睛,紧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春晓急的一下子坐在了他旁边,还把手放在了他的后背上,轻轻从上向下抚摸着。

“你是不是想吐,我扶你去洗手间!”

说着,她主动抓住了高尚的胳膊。谁知他像被烫了似的,躲开了她的手。

高尚拧过身体背对着她,艰难地说了一句话。

“没事,你让我自己待一会儿,我缓一缓就好了。”

他巴不得春晓快一点回楼上去,离他远远的。她身上甜甜的青苹果味道要把他逼疯了,这是他亲自去超市买的沐浴露和洗发水,楼上浴室的所有洗护用品都是这个味道。

她再围着他转下去,他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情来。

春晓看他一个劲躲着她,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她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自己真是天真到可耻!

她长到这么大不是没遇上过流氓,对男女之防也是很谨慎小心的。

不知道为什么,春晓总觉得高尚这种名副其实的正人君子,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成为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她一溜烟儿小跑着上了楼,钻进了豆豆旁边的被窝,心还在腾腾腾的跳着,也不知道是跑的急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春晓迷糊了一会儿,还是放心不下。楼下厨房和阳台都开着窗户,虽说是盛夏,北方的夜里比不了南方的闷热,还是挺凉爽的。

高尚喝醉了酒,身上一定有汗,被过堂风一吹,说不定会感冒的。

她小心地起身,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个轻薄的盖毯,轻声轻脚地下了楼。

果然,高尚还在沙发上躺着呢,衣服也没有脱。

春晓先将阳台的窗户关上了,然后慢慢走到高尚身边,听见了他均匀有力的呼吸声,放心了不少。

她将毯子慢慢给他盖上,就打算走了,走了两步,又回来了。

春晓咬咬牙,慢慢靠近高尚的身体,颤抖着手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松了松领带。

高尚的身子一颤动,他在春晓下楼的时候就醒了,一直在装睡。在酒精的作用下,平日里他内心压抑着的情感和欲望,此刻就像轰鸣欲动的火山,正等着激烈而蓬勃地喷发!

他心里想着,如果她敢再向下解一颗扣子,他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春晓的手指向下解开了第二颗扣子,心满意足地插着腰站直了身子。她看了一会儿高尚微红的脸,细细地欣赏着他俊朗的五官。

春晓更喜欢高尚这种男人味儿十足的硬朗长相,尖锐的眼角,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粗犷的脸部线条。

春晓柔美的外貌和温软的性格,特别容易让与她熟识的人起了欺压剥削的念头。高尚却始终尊重她,在意她。

春晓嘴角含着微笑,看了他好一会儿。

高尚在上她了楼之后,缓缓地坐了起来。在最后关头,他心里的天使还是战胜了魔鬼。

毕竟,他所求的,不仅仅是一亲芳泽而已。

一想到,刚才自己在酒精的作用下险些酿成了大祸,就觉得万分后怕。

春晓这种外柔内刚的性格,若是他敢借着酒醉轻薄她,别说爱人,怕是一辈子连朋友都无法做了。

李天泽说的对,他现在看着是胜算大,却实在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前功尽弃了。

高尚无奈地看着自己身下膨胀着的魔鬼,决定去浴室冲个凉,清醒一下。还好夜晚的视线暗,春晓并未发现他的异样。

第二日早晨,高尚和春晓忙活着两个孩子洗漱穿衣上学。等送完了豆豆,高尚终于可以和春晓谈一下昨晚的事情了。

“昨晚我没有冒犯你吧,我确实是喝醉了,有点断片。”

高尚佯装失忆,试探地问道。

“没有,你很君子的,就是……”春晓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种感觉,喝醉了的他,就算不做什么,也让她有点害怕。

“你拿过来一些生活用品吧,你和豆豆的。”

高尚补充道:“你看昨晚的情况,你和豆豆可能偶尔要留宿在我家。”

“好的,我知道了。”春晓乖巧的答应着。

车停到了春晓单位门口,她解开安全带,打开了车门,正要下车。

突然身后传来高尚的声音。

“以后别相信男人有自制力这种话,尤其是喝醉的男人。”

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听着是有点不知威胁还是劝告的意味,又有点压抑着的性感。

春晓一下子觉得脖子后面发热,就像被猎豹盯上了的羚羊,也没敢回答,就赶紧逃跑了。

小王一直纳闷中午是

谁天天给高总送营养餐,直到那天见到了那个清秀温婉的女人。

助理并不仅仅是总裁的保姆和秘书那么简单,他除了要处理好总裁与各部门的工作衔接以外,还要协调副总们和总裁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因此,这需要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也得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他虽然是个男人,却心思异常敏感细腻,这使他十分胜任这个工作。

他汇报完了工作,并没有离开,似是有事要说。

高尚抬起头,问道:“怎么了?有私事?”

小王盯着高尚那只不停地摆弄着西服扣子的手,微笑着建议:“要不要把您家里的那位女士的照片交给前台认一下?您知道的,小刘那个人是个死心眼。”

“暂时还不用,我们的关系有点……”高尚想到了二人错综复杂的纠葛,实在找不到妥帖的形容词。

如果说是朋友和下属,深夜出现在他家里有点不妥;如果说是爱人,春晓那里八字还没一撇,他实在不敢托大。

小王看高尚出现为难的神情,心里惊诧不已。以他多年的观察,高尚为人刚正不阿,不像是那种沾花惹草之辈。不过,这终归是老板的私人感情领域,他点头说道:

“那如果您以后要是需要我做什么,就请随时吩咐吧。如果您要求我保密,公司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

高尚松开了西服外套上的那颗扣子,低声回道:“那就先保密吧。”

他低头看着那颗春晓亲自缝上去的扣子,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春晓在他心里的位置太过复杂,从刚开始就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