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32章 欲望

我的书架

第32章 欲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晓不得不将豆豆留在了父母家, 因为高尚真的喝醉了。

好不容易将他搀扶上了副驾驶,系好了安全带。此刻,他人已经打起了鼾声。

她将他的手机、眼镜和钥匙这些个小物都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心里盘算着到了地下车库该怎么把他拖进电梯去。

到家了,好在高尚并没完全失去意识, 在被春晓大力推醒以后, 他还可以在她的搀扶下踉跄着行走。

春晓将他半推半拖的弄进了家门,松了一口气, 她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高尚一米八五的身板, 即使只在她身上借上一分,也是让她使光了所有气力。

她轻轻地在高尚耳边低语:“你快点起来我们去卧室, 地上凉,我一个人拽不起来你!”

高尚睁开眼睛,定定地看了她几秒, 似乎终于认出了她是谁。

他用手摸了摸她因为用力而略显红润的脸,口齿不清地说:“你是春晓?”

“是啊?你快点自己使劲起来!”春晓用出吃奶的力气抱着着高尚一边的手臂向上拉,浑然不觉自己的胸实实在在地贴到了他胳膊上。

夏季的衣衫单薄, 春晓只穿了一件贴身剪裁的半袖针织连衣裙。高尚挽起了衬衫袖口,裸着的胳膊感受到异常柔软的碰触,他略微清醒了一点,稍稍用力站了起来。

春晓扶着他艰难地向卧室前进,几乎是将高尚摔进了大床上,自己也被带了一个踉跄。

春晓将他的鞋脱了,解开了衬衫的两颗纽扣, 她停顿了一下,又颤巍巍地解开了他的皮带。

她是没有勇气帮他脱衣服的,直接给他盖上了薄薄的纱布毯子。

想到上次高尚醉酒的经历, 她决定还是躲得远一些,去厨房准备一些醒酒汤和温开水。

刚傍晚而已,高尚也许几个小时后还会转醒,想到这里,她决定煮一些醒酒汤,再做些可口的清粥小菜。

两个小时过去了,春晓每半个小时都会过来看看高尚,她决定吵醒他试试。

他起来喝点粥,走动一下,酒精才散发的更快速些。

春晓小心翼翼地用手指

戳了戳他的胳膊,高尚的眉头皱了一下,却没有醒。

她又大着胆子戳了戳他的胸膛,高尚突然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一把抓住她的手向自己怀里一带,翻身将春晓压在了身下。

他两只手肘撑着,不至于压坏她,双手抓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牢牢固定在头的两旁,将整个人禁锢在了床上。

这姿势让春晓不禁咽了一下口水,她不敢太剧烈的扭动,怕刺激到他。

高尚的眼神迷茫又专注,好似刚刚梦醒的人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模样。

“你想干嘛?”

他盯着春晓看了半天,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春晓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给你做了粥,叫你去吃晚饭啊,你起来啊。”

“我不起来,你身上软软的很舒服。”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听得春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完,他居然还低下头,在她修长的脖颈上仔细嗅了嗅。

“而且,你还很香。”

他呼吸间喷出的热气带着一股酒香,让春晓身体窜出一股股的热流,再这样下去,她的精神就要崩溃了!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我就生气了!”

春晓忍不住挣扎了起来,她扭动着身体,企图将手从他的钳制中解脱出来。

高尚的呼吸变得急促低沉,眼神也渐渐变了,春晓扭动的身体蹭的他有了反应。

“你别动了!”

高尚的声音变得极度压抑和难耐,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春晓吓得不敢再动了,他们贴的那么近,此刻她自然也感觉到了。她看着高尚逐渐有些扭曲的五官,强制压抑欲望的企图让他的身体紧绷成一条几乎要折断的弹簧,他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没有戴眼镜,侵略性十足的目光就如同没有遮挡的炽热阳光,晃得春晓不敢直视。

她小心地屏住了呼吸,扭过头去垂下眼帘,只有微微颤动的纤长睫毛出卖了她的情绪。

高尚的头脑和身体仿佛在拔河,两方谁都分不出胜负,就僵持在这里。

头脑警告他要离开,身体叫嚣着要留下



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高尚就只得维持着这个动作,两只手还牢牢地压着她的手腕,只在一个还算安全的距离里盯着她的脸喘着粗气,看着她雪白的肤色渐渐染上了灿若云霞的浅粉。

春晓的心里防线却先崩溃了,她感受得到高尚的万般难受,开始觉得两个人的坚持其实可能毫无意义。

既然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又打定主意马上就要同居,何必要让高尚忍得这般辛苦。

春晓对于情绪的捕捉尤其敏感,又特别容易受到别人影响,尤其是她喜欢的人。

她终于鼓起勇气,将头转了过来,直视着他热情烫人的眼神,红着脸庞,轻启朱唇:

“其实,你不用忍……”

她的话就像是在汹涌上涨潮水的大坝上炸开了一个缺口,高尚的欲望和情绪随着极其破坏性地压力喷薄而出。

他叹息着将鼻尖落在了她修长的脖颈上,春晓侧过头,闭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洪水并没有倾斜而下,几秒钟之后,高尚支起了身子,转身去了浴室,直到哗哗的水声传来,春晓才从床上缓缓坐了起来。

她用手捧着发烫的面颊,愣了一会儿,整理了下衣衫,去了厨房。

春晓将粥和小菜都做好了,摆上了桌子,高尚也一身清爽的从浴室走了出来。

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及刚才那火花四射的一幕。春晓抬起头,偷偷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一直盯着她看,眼神温柔缱绻。

她放下了碗筷,挤出一个还算轻松的笑容。

“刚才……”

她吞了吞口水,作为新时代女性,谈论这些事情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在那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境下,她明明首肯,男人却落了跑,让她心里有点没有着落。

“春晓,”高尚的声调如同在念一首诗一般,他说:“我本来是忍不住的,可你为了不难为我,打算要答应了。这给了我勇气,我也能为了你克制。”

春晓心里有点感动,欲望对于男人好像爱情对于女人一样,有着不能言语的诱惑力。

“高尚,我们都打算同居了,这样的

事情早晚要面对,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笑了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配上他身上的白色半袖,看着好像一个阳光帅气的少年。

“当然不一样,你刚才分明就不愿意,我要等你心甘情愿,不想你有一丝一毫的违心。”

春晓没想到他在这个方面也如此的一板一眼,果然,一个人的性格使然,就会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行为举止中体现出来。

高尚是个性格方正的男人,做学术的时候一丝不苟,做生意的时候兢兢业业,就连做爱人都需要循序渐进!

想到这里,春晓自顾自的轻笑了起来,他这样子的人估计一辈子都不懂女人的浪漫心思。

情爱之间有太多不为人知的隐秘欲望与说不出口的需求,哪里和他想的那样可以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清楚。

就如同刚才,春晓是否也动了心动了情,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所谓的时候未到,完全是高尚觉得两人刚刚确定关系,不想显得过于急躁和草率了。

不管怎么样,春晓都很感激高尚的贴心。男人的占有欲和侵略欲在面对心爱女人的时候,总是格外的难以控制。

可他却愿意为了她克制,这是一个好的开局。

春晓对于两人的感情本来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更没有勇气赌一个美好的结局。

现在,总算是天平的另一边,高尚轻轻加上了一个砝码了。

春晓的表情多变,一会儿蹙起眉头,一会儿会心一笑,高尚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你在想什么呢?或者你想现在就发生关系吗?”

春晓收回发散的思绪,呆愣地盯着他认真的眼睛,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他不穿衣服的模样。

事实上,她从未见过,即使是夏天,高尚在家里也会穿着半袖。

春晓不由自主地看着他露出来的手臂,优美的肌肉纹理线条,估计出他的身材一定是结实健美的。

天啊,春晓觉得这场景让她尴尬至极,高尚一脸认真地询问她想不想做,而她满脑子都是

他脱下衣服的模样!

“我、我、我也觉得不是时候。”春晓用手捧着发红发烫的脸,低下头,努力驱散脑海里的场景。

高尚一脸困惑地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心想她为什么羞成这个样子。

发生关系的这样的措辞还算是比较正式和官方的,高尚感觉比上床和睡觉这两个词都更精确,也更能表达涵义。

毕竟,make love 这样的词汇来自西方,有点过于直白,不适合东方这种含蓄的传统价值观。

而亲热这样的词汇就更加的口语化了,毕竟接吻和拥抱也算是亲热了。

高尚自小就不喜欢身边同龄男人们那种描绘性的粗俗词汇,充满了对女性的轻蔑和鄙视。

那种当着女人的面甜言蜜语说的天花乱坠,背地里却污言秽语的男人数量还不少。

春晓和高尚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男人和女人据说本来就来自于不同的星球。

即使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讨论同一个话题。

脑海里思考的确完全不是同一件事情,想要互相理解,谈何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小猫在反复作死的的边缘疯狂试探,看看能不能过审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