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35章 校庆2

我的书架

第35章 校庆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校庆宴会和商业宴会有些不同。春晓倒是更喜欢这种随意的方式, 至少不会有太多拘谨客套。

学术气息浓厚的地方,大家都是上来就问你那个科研项目进展的情况,或者问你今年收的学生质量怎么样。

高尚正带着春晓和研究生同学叙旧, 宋桥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高尚眉心皱了起来, 跟身旁的春晓说:“你自己转一会儿吧, 我去和导师谈谈,她吩咐让我一个人去。”

春晓善解人意点点头。

“我明白, 你去忙吧, 我就在这里,不会走远的。”

高尚步履匆忙地跟着宋桥出去了, 李岳洪没有直接来晚宴现场,而是打算在办公室见一见高尚。

春晓觉得大厅有点闷热,就一个人转悠到了门外去透气, 正巧门口绿化带就有一个小亭子。

上面密密麻麻爬着紫藤,花色艳丽,气味也香浓。

春晓想着高尚没那么快回来, 就一个人坐在紫藤花簇拥着的凉亭里,拿出手机漫不经心地随便看着。

孙源来晚了,如果不是为了欣赏刘心悠的精彩表演,他根本不会出席校庆。

早在前几日,刘心悠就设法让他知道自己要在校庆宴会上亮相,争取和高尚再续前缘。

她那百转千回的心思,怎么可能按部就班的出击呢?这次她当然没有来, 不过是放了个假消息,让孙源心里痒痒罢了。

孙源和她同床共枕了三年多,倒是对她了解的透彻。

高尚可不是那么容易回头的男人, 毕竟这顶绿帽子戴的又大又难看,就算刘心悠跪地求饶,高尚也未必会心软。

刘心悠可不是那种赌一赌的人,她总是运筹帷幄,有了把握后才会出击。

孙源也乐得去趟了这趟浑水,他真心想看看高尚现在的样子。

听说,这几年他在郡城混得不错,分公司都开到了海城。

他吩咐手下做事的人,处处与高尚的人作对。饶是这样,高尚也从未找过他,他也真是沉得住气。

高尚不来,他孙源自愿过来探望一下校友吧。

怎么说,两个人也算是某种程度上

的发小吧。

孙源穿着一套米白色的西装,这种出挑的颜色一般人难以驾驭,偏偏他的身材与相貌都有着那种狂野的玩世不恭的浪子味道,这种衣冠禽兽的气质和他配的刚刚好。

他刚想走进宴会大厅,视线就被紫藤环绕的凉亭中那一抹娇嫩的黄色吸引住了。

停住了脚步,孙源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窈窕的背影。深浅不一的紫色配上那一抹亮眼的鹅黄,惹人动心。

他脸上带着微笑,改变行走的方向,缓缓来到了凉亭里。

“你是紫藤仙子吗?”

春晓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一个陌生男人正带着笑容看着自己,他高大英俊,脸颊上却有一对迷人的酒窝,看着热情可亲。

“您认错人了,我可不是。”

“你是研究生吗?”

孙源猜测着眼前佳人的身份,她明眸皓齿的样子虽然看着年轻,可是温柔如水的目光,带着客气和梳理,显然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春晓轻笑了起来,回答道:“我硕士都毕业七年了。”

孙源在她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看不出来,你看着还像个小姑娘。”

他的目光开始放肆起来,春晓觉得被他不客气的打量冒犯到了。

“我女儿都五岁了。”

春晓心想,这样子的回答可够劝退的了吧。

这人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太不懂礼貌了,怎么可以对着陌生人这样子说话呢?

孙源面色一凛,心里透出点失望情绪。本以为找到了新目标,结果竟然是已婚已育妇女。

一个刘心悠可够够的了,他下一次找的女朋友,还是得找个青春漂亮的大学生。

“sorry,你这么美,所以我有点情难自禁了,抱歉,打扰了。”

孙源耸耸肩,有点无奈地道了歉,他玩的感情游戏都是你情我愿,可没必要惹得他人不愉快。

春晓也客气地点头告别,待他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大厅门后,才起身也走了进去。

还是老老实实地在里面等着高尚吧。

高尚随着宋桥走进了李岳洪的办公室。宋桥将他请进去后,就识趣地告辞了,留下来师生两个人。

这办公室的摆设还如多年前一样,高尚的

学生时代,不知道来过这里多少次,此时故地重游,难免有些感慨。

李岳洪这几年苍老了不少,儿子在海外过得并不舒心,娶了一个不消停的媳妇,两个孙子又体弱多病。

洪庆集团这几年虽然还算是平稳,却难免在新公司新血液的加入情况下被迫重新洗牌。

“李老师,好久不见了,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高尚的笑容爽朗温暖,李岳洪好似又见到了多年前那个阳光明朗的学生。

她舒展了皱起的眉心,放松地露出笑容。

“我还好吧,你这几年发展的不错,老师看了也挺开心。”

她是个性格强势的人,道歉是不可能的,能够同意见面已经算是和解的信号了。

“老师,不管您怎么看我,我永远会尊敬您,感激您,如果没有您,就没有今天的高尚,更没有今年的三石。”

高尚的眼眸清澈坚定,一片赤诚。

他此番话字字出自真心,李岳洪在栽培和培养他上面下了十足的功夫。

虽然后来两人因为想法不同而无法共事,他单飞后受了她很多阻碍。

但是吃水不忘挖井人,如果没有李岳洪的辛勤教导,多方面的培养和锻炼,高尚也无法具备单独创业的能力和素养。

他怎么可能因为这些龃龉,而忘记恩师的栽培教导之恩呢?

李岳洪似是被他的真诚打动,语气也稍微有点激动。

“你是永远是我最优秀的学生,老师内心深处还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呢。”

她笑着请高尚坐下,还拿出了书柜里的一袋子零食。

“好几年没见了,不知道你现在家庭情况怎么样了?用不用老师给你介绍优秀女孩子。”

李岳洪只听人说了他离婚的事情,她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这一点,事业起起伏伏都是正常的,家庭破碎了却很难再重圆。

她心里自然是清楚离婚和高尚出现事业危机导致的经济状况不好有关系。

“谢谢老师关心,我现在有了很好的对象,可能很快就会结婚,到时候一定请老师来喝喜酒。”

高尚看李岳洪特别关心他的个人问题,继续解释道:“我和前妻本来感情就不和,离

婚是早晚的事情。现在的女友跟我特别合适,我过得比以前幸福多了。”

李岳洪听到这里,心头压的那块石头才放了下来。

她是个女人,很重视家庭感情这些问题在人生中的比重。

此刻,她知道了自己当初为了逼高尚低头而做出的一些事情,并没有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才算真的放下心来。

“你怎么不吃啊?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这个小米锅巴了。”

高尚看着眼前的零食袋子,无奈地笑道:“老师,我都三十多了,不是个孩子了。”

李岳洪爽朗地笑道:“你多大在老师面前都是个孩子,带回去给你孩子吃吧,这是你师弟从南方邮寄过来的,他们课题组做的轻卡零食,高校出品。”

高尚只好将零食收了起来,和李岳洪说笑了起来。

从导师办公室出来,高尚的心里轻松多了,他刚才那番话发自肺腑。

没有洪庆集团这个大平台,也就不会有三石集团。他顶看不上那些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来骂娘的那些人。

一个人一生的每一段时光都对未来有不可低估的影响。我们每天过的生活都在塑造未来的模样。

了了这样一桩心事,高尚脚步轻快地去找春晓了。接下来,他想带着春晓好好在校园里转一转。

可真是冤家路窄,高尚刚一进宴会大厅的门,迎面第一个遇上的居然是孙源。

他身形一滞,显然是没意料到会在这里遇上他。

“高尚,别来无恙。”

孙源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主动伸出大手。

高尚神色恢复了正常,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

“哪阵风把你吹回来了?我记得当初你可没上过几节课。”

与勤奋好学的高尚形成鲜明对比,孙源是个逃课惯犯,挂科英雄。

“我这不是有点想念家乡,想念母校了吗?”

孙源丝毫不在意高尚略有轻慢的态度,继续说道:“咱们也算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我都有好几年没见你了吧。”

高尚略有点不耐烦了,他对于和他应酬感到不爽,眼光离开了眼前人,向人群中扫视了起来。

只几秒钟

,他看见了那抹温暖的身影,整个人心情都飞扬了起来。

“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请便吧。”

高尚说完就迈开腿向着春晓的方向走去了。

孙源好奇地盯着高尚的背影,看着他大步流星地走到了一个女人身边,手搭在人家的腰上。

这鲜艳的颜色啊,孙源不仅讪笑起来,他和高尚果然是天然的冤家,喜欢的女人类型都这么一致。

他本是好心提醒一下,刘心悠那个厉害女人,要对他下手的事情。

现在好了,这出好戏更好看了。

他喝了一口杯中的白兰地,饶有兴致地看着高尚旁若无人地跟春晓亲密互动。

刘心悠要是输了,他能看看她吃瘪的样子,刘心悠要是赢了,他可以去勾兑一下这个温柔漂亮的女人。

怎么看,这场戏的结尾他都不亏的。

作者有话要说:高总:你什么意思?总要对我的女人下手!

孙总:嗯,谁让你小时候学习好!

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