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45章 追随2

我的书架

第45章 追随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尚看出了春晓心里只有惊诧, 没有惊喜,免不了有点心急。

“你出差回来,我们就去登记, 好吗?”

春晓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满脸的不可思议。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 轻轻叹了一口气, 无奈地撑起脸上的笑意。

“你不要觉得和我发生关系了,就得负责任, 好吗?我们你情我愿, 谁都不欠谁。”

春晓怏怏不乐的,高尚这个一板一眼的男人, 思想估计还跟几千年前维持同步呢。

一想到高尚跟过来,完全有可能是责任心作祟,她更觉得委屈万分。

刘心悠那些让人听了就锥心的话, 一下子仿佛又响起在耳边。

他一点都不爱她,或许只是同情可怜她而已吧。

高尚看着春晓愈加低落的情绪,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泪珠, 却一滴都不肯落下。

看着她委屈又倔强的样子,高尚心里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怎么会这么想?”

春晓睁着眼睛看着他,声音都哽咽住了,一大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那你想让我怎么想?”

高尚抬起手指去揩她的泪水,却被她偏头躲开了,她决定把心中的疑问都说出来, 不再隐忍下去了。

“你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不是因为我合适吗?你又为什么一直不肯碰我?之前你说是因为尊重我。可刘心悠跟我说是因为那是你们的卧室!”

她越说越激动,眼泪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

“如果你想复婚,我尊重你的决定, 请不要因为同情我可怜我而留下,更不要介意和我发生过关系,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任。如果你给不了我爱情,至少要给我尊重。好吗?”

高尚的心脏一下子都抽紧了,血液轰鸣着冲向头,他没想到,自己的言行会造成这么大的误会!

他红着脸,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想和你结婚,不是为了负责,我是,喜欢,喜欢你!对,我喜欢你!”

他根本不敢看春晓的反应,“喜欢”两个字已经耗尽了他的勇气。

作为从小到大被当

成铁疙瘩一样养大的直男,吐露心迹对他来说太过困难了。

“春晓,我不习惯将这些情爱之事挂在嘴上。但是‘合适’这个词,是我口不择言了。我其实很早以前就对你……”

喜欢吗?春晓忍不住又心软了起来,她也喜欢他。

可这喜欢,能抵挡住前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行为吗?

他们之间除了有一个刘心悠,还有高磊。

春晓沉默不语,陷入了沉思。

高尚看着她晦暗不明的神色,一直盘旋在心里的问题脱口而出。

“你心里也有我吗?”

高尚小心翼翼地问,这个问题在他心里太长时间了,久到成了陈年的旧酿,甜中带酸。

他根本不敢问,担心春晓是因为其他原因才愿意和他谈恋爱。

也担心春晓从未忘记过杜明浩。

春晓看着对面男人渴望的眼神,仿佛他呼吸都停滞了。

“喜欢。”

眼见着春晓郑重地点了点头,耳朵听见了她亲口承诺的心意,高尚的心才落了地。

仿佛多年飘在天上的风筝终于落了地,漂泊大海的孤帆入了港,高尚的一颗心也稳稳落在了春晓身上,不用再猜疑和试探。

他心里松快了,决定好好解释之前的那些误会,不能再给外人有一丝一毫伤害利用的机会。

“刘心悠去唐悦的事情,并不是我的意愿。李天泽告诉我,她是从高磊那里拿的钥匙。我承认,她前一段时间去公司找过我,我没告诉你。因为我觉得自己可以处理好她的事情,没想到她居然会做这么过分的事情。”

高尚身体前倾,一字一顿地说道:“不管她跟你说了什么,你都别信,每一句我都可以反驳。我是不可能复婚的,不管她用什么威胁我。”

他眼神坚定无比,继续补充道:“即使她利用儿子要挟我,也不行!”

春晓犹疑地问:“如果她改过自新了呢?如果她还爱你呢?她是高磊的亲生母亲,你不给她一个试试的机会吗?”

嘴角扯出一丝冷笑,高尚的面庞冷峻下来。

“机会?当初她看着三石朝不保夕,就起诉离婚,还要走了我名下唯一的房产,却死活都不肯要高磊的时

候,怎么不给我和儿子一个机会呢?另外,唐悦是离婚后我自己置办的房产,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她那样子说,纯粹是为了撵走你。”

说起这些不堪的过往,高尚平淡仿佛这些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什么?”

春晓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有想过刘心悠是这种女人。

在她的心中,或许只是有些漂亮女人的慵懒自私,被宠爱惯了,吃不了苦罢了。

没想到,刘心悠这种人说谎跟吃饭一样简单。

高尚看着她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禁慨叹她是多么的幸运,除了杜明浩,身边人对她都那么好。

若是经常被人两面三刀的伤害几次,春晓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刘心悠哄骗。

想到了高尚多年都要和这样子的女人周旋,不知道明里暗里要被设计陷害多少次,最后还要承受妻子出轨背叛的痛苦。

春晓心软的不行,主动伸出手覆盖在他的大手上。

“那段时间真是难为你了,毕竟你那么爱她,她对你的伤害一定很大吧。”

她感同身受起来,毕竟当初杜明浩背叛她的时候,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让她心有余悸。

被出轨的那一方,爱还在,信任却被摧毁。

自尊心和自信心都会遭到毁灭性地打击。

高尚目光温柔地看着她,反过来包住她的双手,说:“我没有爱过她,我们曾经的关系连相敬如宾都算不上。”

春晓仿佛被他的话震慑住了,整个人呆住了。

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一直让你有这样的误会,你那时候和杜明浩那么甜美,我心生羡慕,我也有身为男人的自尊心,所以就,由着你误会了。况且,刘心悠再怎么说也是高磊的母亲,我不能随便开口说她的不是。”

高尚是个大男子主义者,习惯性会将女人作为弱势的一方。

刘心悠虽然做了初一,他却做不了十五。

不光在亲人朋友面前,即使在高磊面前,他也时刻顾忌着刘心悠的脸面。

春晓消化着这惊人的消息,过往的回忆一一浮现在眼前,她似是并不十分相信。

高尚瞧着她犹

疑的眼神,补充道:“当然,我曾经也喜欢过她,刚认识的时候,她装作温柔小意,我也动心过。只是,后来相处下来觉得彼此矛盾很多,根本不是一类人。我本来想分手,她不肯,有一夜她灌醉了我,说想最后和我好一次,可能是她动了些手脚,我们才有了高磊。我们最后是奉子成婚,本来我也认命了,想好好和她在一起。可她别说我,连儿子都不管不顾,我们渐渐形同陌路。”

春晓突然想起那次巧遇。

“可是我亲眼见过,你们两个亲密的一起吃饭逛街。”

“有一段时间,我很羡慕你和杜明浩,就努力讨好她,带着她逛街约会,想最后努努力,看能不能培养出感情来。可惜,她一直兴致不高。我热脸贴冷屁股,后来也觉得没意思,就放弃了。可能,你看见的就是那段时间吧。”

高尚苦笑道:“那段时间为了增加相处时间,我经常带她参加商务宴会,刘心悠就是在一次海城的地产企业的尾牙宴上认识了孙源。说到底,我竟然亲手促成了她的出轨。也算是他们之间的介绍人吧。”

春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这个孙源,应该就是刘心悠的出轨对象吧。

“我没想到,你这么不容易。”

春晓以前把刘心悠的清闲洒脱理解成了高尚的宠爱,没想过,她的心本来就不在高尚身上。

“没什么了,知道她出轨了,我只是觉得屈辱和愤怒,心内早就毫无波澜。她提了离婚,我比她还要开心。总算不用在人前演戏,可以堂堂正正的当一个单身奶爸,也不错。”

高尚反而有点感激刘心悠和孙源,要不是这两个人枉做小人,他怎么能重新得了自由身,又和春晓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

“那你究竟什么时候离婚的?”

春晓觉得她以往记忆中的高尚,一定与实际情况还有其他的偏差。

“我们去樱花岛之前。”

春晓那双水光潋滟的杏眸若有所思地与高尚对视着,很多疑惑在心中慢慢消失了。

曾经她猜不透的,悟不清的真相,此刻犹如汽水里的小泡泡扑腾着翻滚到了水面上。

“所以,那次在咖啡厅

,你是想……”

高尚的心事被看穿,略微有点不好意思。

“那时候,我哪敢去打扰你,又忍不住想见面。我只是想回报你对我的恩情。而且,除了朋友,还想再多和你有些牵绊。能经常看见你,我就满足了。”

春晓曾经心里被杜明浩占的满满当当,所以高尚的一举一动她始终都无法完全理解。

如今,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分析,他的那颗心犹如初生的红日般亮堂,让人一览无余。

“我,那时候误会你了,还故意冷落疏离了你,对不起。”

春晓突然的道歉,把高尚心里的委屈勾了出来。

“你那时候真是狠心,但是也救了我。在那种情况下,我和你相处下去,只会让我泥足深陷。”

高尚起身坐到春晓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手指穿过她柔软的发丝。

“不管是刘心悠,还是杜明浩,谁都不能再从我身边夺走你了,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不管天塌了还是地陷了,是高磊还是我父母要求的,让你离开我,都不可以。”

春晓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双臂回抱住了他的腰。

高尚身子一震,将手臂收得更紧。

仿佛这世界上只有她,也只有他。

两个人紧紧相拥,无声胜有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