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50章 调任

我的书架

第50章 调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田甜叫住了正打算去复印文件的助理小夏。

“下午会有记者来采访, 你一会儿记得去确定下高总的行程和接待事宜。”

“好的,田经理,您放心。”

田甜站在高尚办公室门外, 轻轻敲了敲门,应声而入。

高尚刚好打完一个电话, 微笑示意她坐下。

“高总, 中午您有时间吗?”

“什么事?”

田甜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公事。”

“哦?”

高尚开玩笑似的皱了一下眉毛, 不怪他防心太重。

前段时间, 刘心悠的事情搞得他有点ptsd,风声鹤唳, 草木皆兵。

田甜业务能力真是不错,来三石根本就是大材小用。

高尚认真研究过她定的公关方案和策略,非常满意。

田甜虽然什么的都没挑明, 高尚却兀自担心,她根本就是为了他而来的。

“下午有个采访,我约了造型师中午过来。”

“造型师?田经理, 你可我饶了吧。”

高尚哭笑不得,长这么大,他从未化过妆,做过造型。

“如果你不让造型师来,我就亲自给你化,好吗?”

田甜的声音故意嗲了起来,吓得高尚忍不住向后靠了靠身子。

“化就化吧, 几点过来?”

下午的采访一结束,高尚就急匆匆地要走了,田甜叫住了他。

“老板, 我的车限号了,您能送我一程吗?”

高尚脸上带着微笑,客气又直接地拒绝了她。

“很抱歉,我要去接女朋友下班,要来不及了,一会儿叫小王给你叫个车。再见,今天辛苦了!”

田甜看着他火烧眉毛的样子,微微蹙眉,就这种回避程度,别说让他走心了,走肾都难。

省厅门外,高尚足足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春晓下班。

他看着春晓心事重重的样子,没着急启动车子,而是握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

春晓转头看着他关切的样子,摇摇头。

“没事。”

高尚用手指抚平春晓眉心的纹路,语气带着一点宠溺。

“看这眉头皱的,还说没事

。”

春晓感觉他的手暖暖的,让微痛的头舒服了很多,她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工作上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高尚整个人靠了过来,两只手捧着她的脸,神色认真地说:

“不开心?辞了吧,我养你。”

他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春晓在他灼热的视线中慢慢红了脸。

“不要。”

她不好意思跟高尚对视,垂下了眼眸,纤长挺翘的睫毛一抖一抖的。

这样子的情景,春晓的拒绝都带着撒娇的意味。

高尚心里痒痒起来,直接吻上了春晓的唇。

她的嘴唇就像最柔软香甜的水果果冻,好吃极了。

春晓被高尚亲的迷迷糊糊,他的吻技进步迅速,经常让她沉迷其中。

感觉到他叩开齿关,开始霸道地吸吮她的舌头,逼迫她跟着自已交缠。

春晓用最后的神志,用力推了推他的胸膛。

高尚无奈放开了她,英挺的眉毛拧着,语调里还带着点喘息。

“又怎么了?”

春晓转过身子,面对着前方坐好,整理了一下刚才亲吻时候被高尚的手弄皱了的衣服。

“你不看看几点了?一会儿接高磊要迟到了。”

高尚无奈地启动了车子,向着高磊的学校驶去。

“我是认真的,你如果觉得不开心,干脆辞职回家,我养你啊。”

高尚这个圈子里,妻子的全职比例有点高,他因此也理所当然地如此建议。

他母亲和刘心悠基本上婚后就辞职了,成了称职或者不称职的全职太太。

高尚怎么说也是成功男人中的一员,同龄中的佼佼者,偏偏在春晓面前,他一直都没有地方显摆自已的经济能力。

刚才想到,他要将春晓像一盆娇花一样养到家里,心里就忍不住涌起了身为男人的那种骄傲感和保护欲。

他以后要为春晓遮风挡雨,她会全然依赖自已,多么美好的一幕啊!

春晓的脸还有点烫,她清了清嗓子回答:“我若是辞职了,你还怎么跟人吹嘘女朋友是优秀的公职人员,人民的公仆啊?”

春晓也不生气,她有点了解高尚这个大男子主义者的成长经历,很多

事情是想当然的念头而已。

“夸你可太简单了,温柔漂亮,善良体贴,你不用操心我找不到理由。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终于能当你的靠山,你知道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有多开心吗?”

春晓看着他含着笑容的俊脸,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别再想了,我要调任了,到市政府审批中心去当主任。”

高尚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正职?”

春晓点了点头。

高尚从内心替她高兴,这个职位可不是人人都能干的。

“这不是升职了吗?你有什么不高兴的?”

春晓面色有点为难的说:“你也了解吧,这个位置不好做,责任大,工作忙,我确实有点犹豫。”

高尚突然想到了一点,三石集团的大半项目都是在郡城,他的私心让他不那么开心了。

“要是你不想去,我也支持你。”

春晓觉得有点古怪,刚才他明明还在为她高兴。

转瞬之前,气压就变低了,她小心地问道:“你到底想不想让我去市政府啊?”

高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高兴地说道:“谁让我刚才自已在做着美梦,我想着,以后在家里作威作福,你对我言听计从。突然,你又变成了我的甲方爸爸。”

春晓忍不住捂着嘴噗嗤笑出声来,这回她心头的压力缓解了不少。

“就这么定了,为了能配得上高总的身份和地位,这个升职机会,我不会放过的!”

看着高尚看起来真的有点怏怏不乐的神色,春晓收住笑容,问道:“那你到底是支持还是不支持啊?”

高尚平淡语气回道:“你喜欢就好,我的那颗雄性动物劣根性的心,不用考虑了。”

“好啦,高总,以前没在一起时候,我也没欺负过你啊。”

“是的,你可会照顾我了。可我是个男人啊!”

高尚最后一句好似在撒娇一样。

春现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柔声哄着他:“好啦好啦,我不欺负你,你欺负我好不好?”

“你说真的?让我欺负?”

春晓乖巧地点点头,大眼睛里布满

璀璨的星光。

高尚眼里带着戏谑,心里开始盘算晚上的事情。

夜深了,豆豆和高磊已经睡熟了。

春晓被高尚拽进怀里,头枕着他的手臂,她眯着眼睛摸着他坚实的胸肌。

“这样子睡着了,明天早晨你手臂要酸的。”

她准备滚到床另一边去睡,高尚的身上太热了,贴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出汗。

高尚的手臂箍住她的腰,显然没有放人的意愿。

“不怕。”

高尚爱怜地亲了亲春晓的额头,嘴唇滑过脸庞,停留在她的耳后,轻轻亲吻。

另一只手轻车熟路地沿着她的曲线向下。

春晓感觉酥酥痒痒的,用着头脑里最后一丝清明,及时抓住了他为非作歹的手。

“不是说好的吗?昨天刚做过了呀。”

“你也知道,那是昨天。”

手被按住,高尚的嘴唇顺着她娇嫩的脖子滑了下来,春晓抓住毛茸茸的脑袋,彻底制止了男人四处点火的行为。

高尚干脆翻身将春晓压在身子底下,略有不满地低语道:“你那个什么,不能每天都做的理论,我不同意。”

“这是为了你的身体好,再说,做的次数多了,我会痛。”

漆黑的深夜里,只床头开着一盏朦胧的灯,高尚看不见发红的脸,她这才能把以往不好意思说的话说出来。

高尚两只手捧着她的脸,细细地观察她脸上细小的绒毛,轻轻啄吻了一下她粉嫩的唇肉。

“那每个晚上只做一次,好不好?”

他的声音揉着甜蜜和诱惑,听得春晓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不由自主地笑着点点头。

高尚见她首肯,正要低头好好亲个够,春晓突然扶上他的眉毛。

“咦?你怎么修了眉毛吗?”

高尚的眉毛长得极为有型,浓密硬挺,自然生长的眉毛,难免会有几根杂毛的。

春晓刚才没有注意,高尚的脸贴的这么近,借着微弱的光,她才发现他的眉毛下长得几根杂毛被剃掉了。

“今天下午有记者来采访,中午有造型师来给我化妆,也没征得我同意,上来就把我眉毛剃了,很难看吗?”

春晓看

着他忿忿不平的神色,觉得搞笑的很,她用手指温柔地摸着那被剃掉的皮肤,抚弄着。

“挺好看的,只是剃掉了几根杂毛而已。”

高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侧身将春晓又重新搂回了臂弯里。

“有件事情,我觉得让你知道比较好。”

春晓心内暗暗称奇,到嘴的肉不吃,生生吐了出来,居然要谈心。

“怎么了啊?”

“我们公司新来了一个公关经理,叫田甜。”

高尚的心跳的厉害,神色特别不自然,他一边让自已冷静,一边却冷静不下来。

他早就想坦白田甜的事情,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现在其实也不合适,他却想着还是说出来吧。

“你的心跳的好快啊,到底怎么了?”

春晓的手一直自然地搭在他的胸膛上,她还特意将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听了起来。

她突然抬起头,狡黠的目光有着孩子般的调皮。

“什么事,让你心虚成这样?”

高尚心里一下子开始结巴起来了,田甜的事情本来不重要。

只是,他一想到,刘心悠曾经掀起的风波,心有余悸。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这种事情跟生意上的事情不一样。

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人,也逆水行舟了多年,高尚的心理素质本来就优于常人。

这有个前提,如果这事与春晓无关的话。

“怎么?你喜欢上那个叫田甜的啦?”

春晓开着玩笑,表情却有点不自然起来,他看起来那紧张的模样,难免让她想歪了。

“我没有,不可能,别乱说。”

高尚忙不迭地否认三连,他知道自已这副样子,实在容易让人误会。

他连忙将人搂紧了一点,下巴抵在春晓的头顶。

亲密无间的距离会让他比较安心,两个人身体贴的近,心才能贴的近。

“我是担心你误会,担心你不开心。上次刘心悠那事情,都把我搞出心理阴影了。”

高尚此言非虚,那个胆战心惊的夜晚,让他至今心有余悸。

“田甜是我的发小,从小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我和李天泽还有她,后来又在一个小

学和初中上学。”

春晓被他捂得出了汗,用力推了推,无奈抱怨道:“你先松开我,热。”

高尚连忙松了手,却坚持让她枕在手臂上。

两个人眼睛对着眼睛,彼此交换着气息,他把手轻轻搭在春晓的肩膀上。

“我真的只把她当成妹妹,一丝男女之情都没有,她初中毕业就出国了,最近回国才在同学聚会见过一次,而且是在我刚遇上你那段时间。她也是刚离婚,确实表达过一些想法,但我可明确拒绝了的。”

春晓的眼睛清澈犹如泉水,流淌着暧昧不明的情绪。

“我发誓,招人的时候,我真不知道是她,我那时候正在一家工厂外面等你们,心里烦躁的没心思管。谁知道人事部经理签下了她。”

春晓翻过身,背对着他,还把两个人的被向自已的方向拽了一下,高尚的身体一冷,打了个哆嗦。

糟糕,她还是生气了!

他小心地凑上前去,看着时不时抖动一下的被子,担心起来。

她不会是气哭了吧?

细密的心疼的感觉爬上心头,高尚抚摸着春晓的头顶,软声软语地哄着:“晓晓,你别这样子,你要是觉得不开心,明天我就和她谈谈解约赔偿。至于她爸妈,得罪就得罪了,总不能为了外人让你委屈啊。”

春晓再也忍不住了,起身坐了起来。

高尚愣了一下,看她笑的脸都红了,几缕碎发黏在了额前,看起来有点可爱。

“你也太自恋了呃,人家在公司跟你表白过吗?”

“没有。”

“那你就认为人家是来追你的?还要因此辞退刚就任的中层经理。”

春晓带着促狭的笑容,数落着他的不是。

高尚犹如一个被老师教育的小学男生,尴尬又无措地笑着。

“我怎么样都行,你不生气就好。”

春晓慢慢爬到他身上,将他压在身下,认真地说:“别那么小气,公事公办,我信任你!”

说完,她主动吻上了高尚的唇。

作者有话要说:小猫:(双手合十)保佑我这章不要被锁,男女主只是在床上谈心,谈工作,谈人生,我发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