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51章 搬家

我的书架

第51章 搬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刚入冬, 空气干燥,太阳又暖,真是个适合搬家的好天气。

高尚和春晓搬进了唐悦附近新开的楼盘御景阁, 整个小区只有12栋别墅。

他们回避了一些年代感的设计,又嫌弃中式风格对于小朋友们太过压抑。

最后, 两人一眼就挑中了位于小区正中间的位置的这一栋, 装修设计风格是最流行的简约款,黑白灰为主要色调, 二层小楼, 设计线条简单利落。

居住面积并不大,一层客厅、厨房、餐厅以及泳池;二层四室三卫, 书房、健身房和儿童活动室;地下一层是超大车库、微型影咖。

庭院面积偏大一些,除了小花园和凉亭,还配套了一些沙池、滑梯、秋千和攀爬架等一些儿童设施。

最让人满意的, 是一层的室内游泳池,落地窗的设计让泳池仿佛与外面庭院连成一体。

北方冬季太长,室外泳池的利用率不高, 清洁起来也费事。

搬家公司的人基本上已经将东西都运了过来,高尚和春晓只叫了李天泽和李彤来帮忙。

工人们都走了,春晓看着大客厅里堆满的大大小小的包装盒子,

扶着额,插着腰。

高尚从身后抱住她,安慰着。

“先吃午饭,我下午和你一起收拾。”

四个人开了三辆车, 到了新居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食物好吃不好吃不知道,停车位倒是充足的很。

李天泽忙活着给大家倒果汁,高尚将春晓的杯子拿走了。

“她不能喝凉的。”

他找到侍应生, 要了一杯热水。

春晓无奈地看着蒸腾着热气的白水,偷偷翻了一个白眼。

正巧被李天泽看到了,他推了推身旁的高尚,嘲笑他。

“你这管的真宽啊,连喝什么水都管。”

“女人怎么能喝凉的呢?对身体不好。”

李彤清了清嗓子,将面前冰凉的果汁一饮而尽了。

“高总,这性别歧视,都到温度上了。”

高尚微笑道:“你是铮铮铁骨的铁娘子,我们家春晓可不行。”

李彤撇了撇嘴心想,秀什么恩爱,好像谁没有老公是的。

她掏

出手机,给家里那一位发微信,约了晚上一起看新上的电影。

李天泽拿起果汁杯,非要和春晓碰一下,完全不管身旁这个醋缸的反应。

“你不容易啊,春晓,我们家高尚也就外面看着还行,其实事儿事儿的,你多担待啊。”

春晓笑的特别好看,瞄了一眼高尚紧绷的脸色。

李天泽这话此言不虚,高尚确实在外人面前宽容大方,稳重得体。

上上下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挑不出来他什么不得体不懂事的地方。

在家里呢?

春晓表示,更希望看到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而不是喜欢粘着她不放手的二哈;

高磊希望,爸爸能多夸夸他九十分的卷子只用了一半考试时间,而不是滔滔不绝讲他错的那个最终答案;

豆豆想念,那个会请她吃蛋糕的高叔叔,而不是现在这个给她点饮料都要无糖的高叔叔。

李彤也在,李天泽总要给高尚留点面子,就不再挤兑他了。

四个人说说笑笑的吃完了午饭,两个朋友还想留下来继续帮助整理东西。

高尚和春晓感谢了他们的好意,还是让他们都回家休息去了。

家里的东西,还得他俩亲自收拾,才得心应手。

高尚的东西少的可怜,只是一些日常用品和衣物,高磊搬过来一些书本、衣物和乐高积木和机器人,童年时候的玩具,豆豆挑拣完之后都捐赠出去了。

春晓盯着自己和豆豆的那些个大小不一的打包箱子,发愁。

都说女人的东西多,更别说是两个女人的东西。

本来收拾东西的时候,春晓想将以前那些甜美风格的衣物捐出去算了。

她现在上班时间穿的都是轻熟风格,正式场合又有专门准备的衣服,假日里带孩子穿的休闲随意,出门聚会也不会特别打扮。

只是,给衣物进行分类挑选是个工作量巨大的工程,春晓便只好将衣物一股脑地打包来,到了新家,再细细挑选。

高尚将洗漱用品在一楼的浴室摆放好了之后,想上楼看看春晓的进展。

无意中看见穿着嫩黄色的泡泡袖连衣裙,带着蕾

丝边草帽,对着衣帽间的镜子凹造型的春晓。

他也不出声,双手环臂,背靠在门口,嘴角含着饶有兴致的笑容。

春晓自打成了母亲,身上气质愈加沉稳内敛,高尚几乎都要忘了她二十出头,天真烂漫的模样。

“呀,你怎么不出声音?”

春晓对着镜子做了好些表情,才觑见高尚。

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将帽子摘了下来。

“这些都是以前的衣服,现在穿不合适了,我还是把它们都捐出去吧。”

一想到,刚才自己又嘟嘴,又瞪眼的装可爱的样子都被高尚看到了,心里就觉得害羞。

“哪里有,我觉得还是挺合适的。”

高尚和春晓相处了些时日,最近有点上道了。

嘴甜说不上,至少不会将噎死人的话脱口而出。

再说,她这个样子确实还是蛮可爱的。

“你看,都小了,我胖了。”

春晓扯了扯胸前和腰间的布料,无奈地撅起嘴。

岁月不饶人,生过豆豆以后,她好像圆润了一些。

“哪里有,再说你胖的都是该胖的地方。”

高尚的赞赏眼光在她的丰/胸翘/臀之间来回转换。

春晓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将他推了出去。

“你出去吧,我要换衣服。”

高尚不愿意了。

“我又不是没看过。”

春晓眼里含着威胁之意,高尚乖乖的被关在了门外。

过了一会儿,春晓换好衣服出来了,那件嫩黄色的连衣裙在她臂弯里。

见她将这裙子直接叠好放进了一个空着的整理箱里,箱子外面用马克笔写着“捐赠”两个字。

高尚忍不住问道:“真的挺可爱的,你不再考虑下。”

春晓弯腰从另一个整理箱里拿出来一件樱花粉的连衣裙直接放进了捐赠箱子里。

“真的好久都不穿了,我长大了。再说,这都是刚结婚那时候买的衣服……”

话说了一半,春晓就想起来了,这些衣服本来就是杜明浩买给她的。

他尤其喜欢春晓打扮成甜美可爱的娃娃风格。

高尚听见她话没说完,心里一想就明白了,也不再阻止她。

他也走上前,撸起了袖子,弯下腰想帮帮春晓



“他买的就都捐了吧。”

高尚这会儿看着这些个姹紫嫣红的甜美风格的衣服,不再欣赏了。

春晓眼看着就要调到市政府,又身在实权部门担当一把手,这些个软妹风格的衣服,完全不搭噶。

早早捐出去为妙!

“晓晓,你现在快三十一岁了,就算想穿这些甜美风格的衣服,也需要选一些品质好的,我带你去买。”

春晓知道他还是在介意杜明浩,只轻轻回了句“好的。”

就将以前的那些衣服叠好,一件件放进了整理箱,也不再拿在身上比划尝试了。

有高尚帮忙,春晓很快就将以前的衣服都收进了捐赠箱,只留了几套现在还在穿着的套装及户外的衣物。

春晓转身划开了一个中等大小的箱子,打开箱子的一刹那,她一下子定住了。

箱子里是她和杜明浩的照片,还有一些互赠的礼物,杜明浩给她手写的那些情书和小便贴。

离婚时候,这部分东西,杜明浩没有拿走,只带走了几张小家庭的合影。

春晓已经将杜明浩买给她的很多大抱熊,毛绒玩具捐的差不多了。

只是这箱子东西,离婚以后,她打开过三次,始终犹豫着没扔出去。

现在可有点犯难了,不知道其他女人怎么想,她对于杜明浩早就失望透顶,没了依恋和感情。

最初的怨怼和恨意散去后,她反而脑海里记得的都是些两个人的回忆。

这毕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爱上的人,虽然对方只是将她视为一段错误,春晓却不想全盘否定两个人的这五年。

家里关于曾经那个家的回忆,都整理到了豆豆的行李里。

眼前的这个箱子里,是属于春晓和杜明浩两个人的。

高尚敏感地觉察出了春晓的犹疑,他向箱子里忘了一眼,看见一个白色的精美相框,蓝色的大海边,春晓依偎在杜明浩的怀里,两个人笑的一脸甜蜜。

春晓见高尚的脸色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心想,也该做个决断了。

她把箱子合了起来,又用胶带封了起来,拿起马克笔,在上面写了两个字“丢弃”。

高尚看着她写下那两个字,从她手里将笔拿了过来

,将她写的字划掉了,重新在旁边写上了两个字“保藏”。

他将那个箱子抱了起来,转身就要走,春晓叫住了他。

“扔了算了。”

高尚回过头,冲着她爽朗地笑了一下,说道:“这是你的回忆,扔什么扔,我放到地下室的仓库去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表情突然有点警告的意味。

“我不在家的时候才能看。”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春晓心里有点感动,眼圈有点发红。

高尚早就看见这箱子上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春晓应该很久都没有动过这个箱子了。

他虽然对杜明浩还有点吃味儿,但还不至于心眼小成这个样子。

当然了,他亲自来放,一定会在地下室的仓库里找个好地方。

春晓不问他,靠自己决计找不到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高总:我大度吧。

小猫:大度!

春晓:那你把照片到底放哪里了?

高总:时间太久了,我有点忘记了,晓晓,你亲亲我,说不定我能想起来。

春晓:—— 为什么一定要买带泳池的房子,孩子大了就不喜欢玩水了。

高总:我喜欢玩水。

小猫:他那个心里啊,特别的……

高总:别乱说哦,举报你,怕不怕?

小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