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52章 比赛1

我的书架

第52章 比赛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晓又检查了一遍四个人的证件, 两大一小的身份证都在。

她试图牵起高磊的手,却被后者不耐烦地甩掉了。

“好啦,春姨, 我都三年级了,不会乱跑的。”

高磊带着一顶漫威主题的黑帽子, 一身宽松时尚的运动装。

他一把抢过了春晓手里的一个双肩包, 帅气的向后一摔。

“你管好那个爱哭鬼就好了。”

高磊这半年就跟抽条了的竹子一样,个子愈发高挑。

脸蛋也彻底褪去了孩童的肉感, 五官分明立体起来。

除了眼睛好看的过分, 其他部分堪称高尚的缩小版。

搂着高尚脖子一直装睡的豆豆,听见这句话, 立刻抬起头,鼓起脸蛋,皱起眉毛。

她对着高尚嘟起嘴巴撒娇。

“高叔叔, 你看哥哥!”

一出门她就爱耍赖,说走不动了,春晓哪里还能抱快50斤的豆豆。

高尚理所当然成了豆豆的御用轿子。

春晓本来不想这么娇纵她, 可高尚总说,再过一年,估计想抱都抱不到了。

小朋友肯让大人亲亲抱抱举高高,也就那么几年。

这倒是真的,豆豆都好久没有主动过来亲春晓了,她越来越喜欢高尚。

春晓猜想,这跟新家那个泳池有莫大的关系。

搬过来的这个冬天, 豆豆除了在家学习,其他业余时间不是在院子里玩冰玩雪,就是在室内泳池里玩水, 开心的飞起。

小孩子特有的敏感,让她意识到这好玩的大房子跟高叔叔有直接关系。

因此,豆豆跟个小尾巴似的跟着高尚,只有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才会缠着高磊。

谁让哥哥经常臭着一张脸,还总是笑话她。

春晓正色跟豆豆说:“宝贝你下来,高叔叔腰疼了,你来试试这个行李箱,妈妈特意买给你的。”

豆豆犹豫着看着妈妈手里拉着的那个大黄鸭主题的行李箱,打开之后是一个滑步车。

她很好奇,又舍不得高尚温暖舒适的怀抱。

“高叔叔,那我下去试试,一会儿我就要回来的。”

高尚面露老父亲一般慈祥地笑容,点了点头。

豆豆总算下来了,兴奋地尝试着驾驶行李箱飞速向前蹬去。

高磊自然地脚下生风一般跟了上去。

豆豆的腿非比寻常的有劲,几十秒钟就可以迅速消失在视野内。

高磊早就习惯了,不用大人交代,一个箭步就跟着妹妹冲锋去了了。

他能追上豆豆,完全靠男生体能优势以及那双大长腿,再年长三岁。

连带着,高磊他这学期的体育成绩也提高了十几分。

春晓无奈地看着迅速消失成小点的两个孩子。

转过头看高尚,关切地问道:“你的腰怎么样了?”

高尚自打豆豆下来,就一直偷偷揉着腰眼。

豆豆虽然不那么重,却也不轻,抱着时间长了,他也有点吃不消。

高尚可不想在春晓面前认怂,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腰好不好,你不清楚吗?”

春晓有点误会他的意思,也不好意思挑明了问。

她只装作没听见,打开手机,看了下两个孩子的定位。

见到两个位置信号,在小区门口停住了,她松了一口气。

机场人并不多,豆豆跟个小疯子似的瞪着行李箱滑步车,飞速转圈。

高磊在她身旁护着,不断提醒她别撞到人。

豆豆和高磊都放了寒假,高尚和春晓也特意请了假,一起去海城。

不是度假,是为了带豆豆参加最后一次平衡车职业赛。

练车了两年,豆豆一直都是职业俱乐部的业余车手。

她身体素质极好,腿长又有力,是教练眼中的好苗子。

可惜,她特别怕辛苦。

抗不下来辛苦的专业训练,只每周去俱乐部划水一次。

还没离婚的时候,杜明浩和春晓就没有太强迫过她。

只任由她在俱乐部划水,偶尔报名参加一些比赛,体验一下。

离婚后,因为接送不方便,她的平衡车课曾经停过半年。

春晓开始自己开车后,就又续上了。

两年下来,她虽然一直划水,水平技术居然也混得不错,开始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有了名次。

如今,她已经上小学了,到了比赛的最高限制年龄,再过半年,基

本就要退役了。

春晓决心最后报一次职业赛,就给豆豆退役。

平衡车和头盔护具,已经提前邮寄到了酒店,他们四个轻装出行。

行李箱一个在被豆豆当车玩,另一个在高尚手里拉着。

两个人眼睛跟着孩子们,身子就紧紧贴着,悠闲地聊天。

“她这么小就要退役了。”

高尚第一次看豆豆骑车,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软软糯糯的萌宝,上了车就跟箭一样飞出去了,让他瞠目结舌。

“你没看见过她上课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

春晓还是更习惯于豆豆跳舞时候的样子,虽然她跳的一般,但是至少不会累到崩溃大哭。

“你没看见那些职业小宝贝,训练起来才辛苦,这边哭着,那边妈妈还拿个棍子,慢了就屁股上打一下。”

高尚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兴趣班而已,要不要那么夸张?”

春晓苦恼地叹了口气。

“你当成兴趣班,人家可是职业俱乐部,你想豆豆那么能吃,为什么没有跟其他宝宝一起发胖。还不是每周一次都参加高强度训练的缘故。”

“她既然不愿意,为什么非得学这个?”

“那她本来就喜欢平衡车啊,哭着喊着一定要学,想得冠军。可惜,她开始训练才知道,冠军可辛苦了。”

高尚看着豆豆迅猛的身影,引得行人阵阵惊呼。

“退役了,再找个运动项目试试,豆豆这身体素质,别的体育项目也能不错。”

“我觉得游泳和篮球都不错,试试吧,富华就有自己的校队。”

高尚想起来前几天高磊的班主任给他打过电话。

“李老师昨天给我电话,说高磊最近有点,嗯,叛逆,怎么说呢,没那么乖了的意思吧。”

春晓看着高磊的身影,回答:“他都九岁了,进了青春期前期,你没发现他最近都不喜欢我碰他,也不怎么和我亲近了。你得多陪陪他,聊一些男子汉的话题。”

高尚皱眉,将搂着她腰的手转移到了她的肩膀。

“青春期不是十几岁才开始吗?”

“十几岁是身体发育进入

青春期,心理发育要早一些。”

“谈什么?女朋友?”

春晓笑道:“谈成长,谈学业,谈异性,女朋友只是其中一项而已。高总,你那么早就开始谈女朋友啦?”

春晓一脸促狭地笑着,逗他。

“别胡说,我没有。”

他把人拉过来在头发上揉了一把。

春晓挣扎着用手徒劳地阻止他。

“干什么,头发弄乱了很难收拾。”

过了安检,到了登机口,豆豆终于折腾够了,趴在行李箱上放空自己。

她的大眼睛眯着,眼神愣愣的,阵阵发直。

高磊拿出手机,带上了无线耳机开始听歌。

当了一个多小时的babysitter,他需要听一会儿摇滚乐,回回血。

春晓给孩子们准备了一些水果和零食,开始投喂。

高磊皱起眉头,不肯张嘴,接过保鲜盒自己吃。

豆豆一脸茫然地看了她一眼,慢慢爬下了箱子,坐在春晓怀里,搂住她的脖子,将头搭在她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哼哼唧唧开始睡觉。

高尚则坐在她身边,向前凑了凑,张开嘴,等着她将叉子上的苹果喂给自己。

如愿以偿以后,他压低声音建议:“我抱吧,一会儿你后背该酸了。”

“不用了,你之前都抱了挺长时间,一会儿就上飞机了,她也睡不了多久。”

高磊吃光了盒子里水果,过来拿湿巾擦手。

他无意中瞥到豆豆嘴角的口水亮晶晶的,汇成一条银线,就要流到春晓肩膀上了。

他脸上露出嫌弃的神色,手却不自主地用湿巾帮她擦干净,动作轻柔迅速。

“谢谢啊,高磊真是个好哥哥。”

春晓夸了他一句,高磊虽然是个男生,心思却很细腻。

他自己也还是个孩子,男孩子一般又晚熟。

他们两个大人本来也没指望他会照顾妹妹,只希望兄妹俩能和平相处,不打起来就挺好了。

说实话,这种半路夫妻组成的家庭挺难相处的,孩子们起了矛盾,家长们调解起来有很大的难度。

高磊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只是偶尔毒舌,吐槽豆豆几句,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很会照顾豆豆,温柔

又体贴。

高尚自打之前提过一次结婚,就再也没敢提过。

他心知春晓顾虑重重,总得四个人日子过得平稳祥和,才肯考虑。

“晓晓,回来找个时间,带你去凤城吧。”

高尚还没带春晓回过老家,他的父母有点不易相处,他总想着两个人感情稳定一些再回去。

从内心深处,高尚并不介意父母是否钟意春晓。

他们对他一向凉薄,又将刘心悠做的那些丑事以及创业时期的风风雨雨都怪罪在他的头上。

高尚心里有些芥蒂。

他唯一在乎的,就是春晓以及她爸妈的想法。

春晓父母是传统家庭,不可能不在乎亲家那一方的家长。

两个人一旦结婚,两个家庭之间的纷扰都要纠缠在一起。

这个时候,高尚才庆幸自己有个弟弟,高明才是他父母的心肝宝贝。

相比而言,自己这边不会在父母心里太重要,纠结矛盾总会少一些。

春晓一直都不清楚高尚家里这些状况,因此有点紧张。

“要不然还是过一段时间再去吧,我刚入职,事情忙乱的很,请假也不怎么方便。”

高尚看她满脸不情愿,轻轻亲了一下她的脸蛋。

“好吧,等过年时候再说。”

豆豆不知道什么时候转醒了,抬起肉乎乎的脑袋,脸蛋一侧因为压的时间长了,还有一块红色的印子。

“高叔叔,我也想要亲亲。”

作者有话要说:小猫:今天是萌宝豆豆出镜的一天,希望大家喜欢!

另外,高磊已经出落成小帅哥了!以后软萌路线基本没有了,高冷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