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54章 比赛3

我的书架

第54章 比赛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了放东西方便, 高尚租了一辆7座商务车,这回可派上了用处。

高尚开车,春晓坐在副驾驶, 高磊坐在中排,带着耳机听着歌,

杜明浩带着女儿坐在最后一排。

春晓知道高尚不高兴, 将手放在他的手上,嘴角含笑地看着他。

杜明浩是来看豆豆比赛的, 提前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 说要给豆豆一个惊喜。

这对高尚和春晓来说,是一个惊吓。

看着豆豆的开心模样, 高尚不得不收起不满的情绪,客气地请杜明浩上了车。

简单聊了两句,真是该死, 他们居然还住在同一个酒店了!

高尚定的套房就在杜明浩那间的楼上,很近。

豆豆开心的飞起,她今天得了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 妈妈、爸爸、高叔叔还有小哥哥都坐在一辆车上,一会儿还要一起给她开庆功宴!

高磊懂事了,只对这位杜叔叔保持着表面的礼貌,心里有点替自己爸爸生气。

豆豆还小,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自己开心。

蛋糕、鲜花、香槟和气球,豆豆的庆功宴就安排在下榻酒店的一个精致的微型场地。

高尚给豆豆准备了价值不菲的小礼服, 还特意安排了摄影摄像。

吃完了蛋糕,开完了香槟,豆豆强拉着高磊上了小舞台, 两个人开始唱一些奇奇怪怪的歌曲。

高磊还被迫成了豆豆的舞伴,配合她跳起奇怪的舞蹈。

杜明浩识趣地退到一边去打电话,他一直都刻意回避着摄影摄像师。

春晓抱住高尚的一侧手臂,将身子依靠在他身上。

“谢谢你这么用心,我替豆豆谢谢你。她还小,等长到高磊这么大了,她会懂得。”

她心里清楚,高尚心里在吃味,不是吃自己的,而是在吃豆豆的。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她精心为高磊策划了生日宴会,刘心悠突然空降当场,夺走了高磊的所有关注,她估计心里更怄气呢。

高尚将春晓抱进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跟个小学生一样置气,你不要笑话我。”

他的语气有点沮

丧,跟平常那股子大男人的硬朗作风有点反差。

春晓突然有点心软,知道他这是关心则乱。

她像哄孩子似的,一下下轻拍着他的后背。

“你这个小傻瓜,在我面前,你就当个小孩子就行。高总那种成年男人的形象啊,你留给孩子们和外人就可以了。”

听着这样子的话,高尚仿佛真的变成了小男生,语气里都带着抱怨。

“你说杜明浩这么做对吗?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他想来就来呗,还不提前说,搞什么突然袭击。还说是给豆豆惊喜,我看他是想给我惊喜吧!”

春晓含着笑,继续轻轻拍着他。

“好啦好啦,是他不对,所以你不要生气了,我会去批评他的,好不好?”

一听到这里,高尚的心里舒服多了,他突然又强调道。

“你可以去批评他,但是不能单独去,要我在场才行,知道吗?”

春晓这么心软好骗,可不能给杜明浩那个混蛋单独相处的机会!

“好的,我知道。”

杜明浩刚刚在电话里安抚完家中独自居住的黄瑞,就远远看见高尚和春晓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给台上的小孩子们鼓掌。

豆豆不肯撒开高磊的手,眉飞色舞,手舞足蹈,高兴地裙摆飞扬。

高磊虽然偶尔露出无奈的表情,依然由着豆豆闹他,只小心地保持着妹妹的平衡,防止她摔下台去。

这一家四口的幸福快乐,让杜明浩的心里不是滋味。

要不是离婚了,春晓的肚子里可能早就怀了二胎,这幸福飞扬的生活,本来就属于自己的。

他一直不想承认,离婚的事情是他错了,千方百计帮自己和黄瑞找着各种借口。

直到在比赛场地,他看见豆豆亲密地赖在高尚的怀抱里,春晓摸了摸高磊的头,满眼都是爱意。

他感觉到那种温暖又深厚的感情在四个人之间流动,仿佛可以自成一个世界。

嫉妒情绪几乎瞬间就把他淹没了。

心理治疗师告诉他,要诚实面对自己的情绪。

即使黄瑞肚子里怀着自己的孩子,即使他们已经搬进了郡城最好的学区房,即使他马上就要晋级,成为

单位最优秀的副院长。

他的躁郁症还是时好时坏。

杜明浩曾经以为,让他彻夜难眠的理由,是那上百万元的债务。

可是,当他父母拿出毕生积蓄将这个天大的窟窿堵上了之后,他的病情并没有得到缓解。

他心里很清楚,他放不下的,一直都是豆豆和春晓。

黄瑞就像是一个情感黑洞一样,她永远都不知道别人的需求,也不关心。

杜明浩和她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吸走爱与力量。

当他决定和春晓离婚的时候,以为自己有足够的爱与宽容。

可以慢慢软化黄瑞,将她封闭的内心打开,让她将爱从心里释放出来。

他过于自信了,聪明如他,温暖如他,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就如同咨询师说的那样,他和春晓在一起的幸福时光,靠的不是杜明浩单方面的付出,而是两个人丰沛的情感交流。

明面上看,杜明浩照顾着春晓的衣食住行,温柔体贴,无微不至。

这段关系的内在,春晓时刻都在积极反馈和满足杜明浩的各种情感需求。

她适时地示弱满足杜明浩的征服欲和占有欲,又恰到好处地在他经历挫折的时刻,及时到位地安抚他的情绪。

他在上一段婚姻中付出的精力,春晓无形中都一一反哺了回来。

两个人因此在婚姻中,互相滋养,幸福稳定。

作为父母感情显示器的豆豆,健康快乐,情绪稳定,完全体现出了夫妻之间良好的关系和互动。

往事已矣,咨询师分析好他的婚姻经历后,给的建议就是在生产后将黄瑞带来一起做咨询。

不然,产后本来就容易抑郁的新母亲,根本无法呼应新生儿的需求,可能会对孩子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心理创伤。

现实中的重重磨难,让杜明浩在黄瑞面前几乎喘不上气来。

于是,他突然决定飞过来看豆豆比赛,就像是现实生活的逃离,他心知自己的行为卑劣,内心阴暗。

却忍不住总想看看,高尚和春晓,到底有没有显示出来的那么亲密无间。

闹腾了一个多小时,豆豆累了,她比赛消耗了很多体力,这时候有点困

倦了。

一行人收拾了东西,打算回房间休息。

杜明浩应着豆豆的要求,一直将她送到了套房门口,在她脸上亲了几下,又抱了几下,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豆豆和高磊先进了房间,春晓站在门口,杜明浩经过高尚的时候神色认真地说:“高尚,我们谈谈吧,就几句。”

高尚点了点头,轻轻将春晓推进了房间里。

春晓刚想说什么,高尚截住了她的话。

“你管好孩子,没事,啊。”

高尚将门关上了,春晓对着门,插着腰,心里总是觉得有点担心。

这次见面,杜明浩浑身都透着一点不对劲。

两个男人就在走廊里,各自背靠着一面墙,杜明浩笑了笑,看起来有点不怀好意。

“高总,我就有点不明白,你到底看上春晓哪儿了。你想要女人,什么样儿的没有啊?”

“春晓对我来说,是妻子,是我的人生伴侣。倒是你,什么意思?家里的娇妻都快临盆了,你到这里来玩什么?”

杜明浩也不说话,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着精光,他最近的状态还不错,一扫前段时间的颓废,整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光鲜帅气。

“我后悔了,我还想要春晓,等黄瑞过了哺乳期,我就打算和她离婚,和春晓复婚。到那时候,高总你也玩够了吧?”

高尚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这些畜牲不如的话真的是眼前的人说出来的吗?

即使杜明浩和春晓离婚了,高尚也没因此而低看过他。

此刻,他不禁怀疑春晓曾经的眼光,也怀疑起他自己的眼光了。

“你可以轻贱你自己,但是别带着春晓,她是我未来的妻子,请你放尊重些。”

高尚隐隐有些动气,积蓄了一天的窝火情绪蠢蠢欲动起来。

正在这时,杜明浩用余光瞥见,房门打开了,春晓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突然凑近了一些,对着高尚说了几句话。

高尚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一拳就挥了过去。

杜明浩实打实地受了这一拳,一下子歪倒在地上。

这一切几乎就发生在三秒钟之内。

春晓吓得一下子捂住了嘴,差点没有叫喊出

来。

孩子们听见了走廊里的异样动静,也想出来看看。

春晓反应过来了,将孩子们推进了屋里,她脸色苍白地对高磊说:“别让豆豆出来,啊,没事,有我在呢。”

她将房门关上,小跑到了两人身边。

高尚喘着粗气,拳头上带着丝丝血迹和淤青,他眼睛里还有着愤怒的情绪。

看见春晓出现了,他才显现出一丝懊恼。

“对不起,我没控制住自己,怎么样?孩子们没看见吧。”

春晓拍了拍高尚的背,平定着他的情绪。

“没看到,你冷静下,我看看他伤的怎么样了?”

她看见高尚点点头,才弯腰去查看杜明浩的伤势。

他的一边脸淤青的厉害,眼角也肿了,鼻子里流的血淅淅沥沥地汇成了小溪,染红了白色的衬衫。

“你怎么样?头晕吗?”

杜明浩用手背摸了一下鼻血,讪笑了一声,说道:“我没事,你放心。”

这动静早就惊动了其他客人,一个看起来像是酒店经理模样的男人匆匆赶了过来。

他看着杜明浩的情景,面露难色,礼貌的询问:“这位先生,您需要帮助吗?要不要报警?”

听见报警这两个字,春晓的身子一抖,几乎要站不住!

高尚的身份特殊,要是被警察带走了,今晚就得在郡城人尽皆知!

她心急如焚地抓住杜明浩的胳膊,什么都没说,满眼都是祈求的神色。

“明浩,对不起,我……”

杜明浩看着春晓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没什么,跟朋友开玩笑开大了,我们俩经常这么打打闹闹的,倒是打扰到大家了,真抱歉。”

说完,他状似无心地看了一眼高尚,两个人眼神交汇了一下。

高尚知道,上了这个混蛋的当!

酒店经理松了一口气,出了这种事情,如果警察真的来了,对他们生意影响也很大。

“那我帮您安排车,送您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带他去简单包扎下,我有车,就停在楼下了。”

理智恢复了,高尚整个人沉稳了下来,他上前扶起杜明浩,跟春晓交待道:“去陪着孩子们,我一个人就行。”

春晓本来想陪着一起,看着高尚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怒火,反而一片清明,这让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她点了点头。

“好的,我等你回来。”

杜明浩本来有点明亮的眼睛瞬间暗了下来。

他,还是赌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孩子们,打人是不对的行为哦,大家不要跟着醋精高学坏了!至于小杜究竟跟老高说了什么坏话,等我签约成功就告诉你们,嘿嘿嘿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