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56章 家乡1

我的书架

第56章 家乡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晓觉得高尚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本来他就打开了笔记本, 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情绪上却有点焦躁。

生气了又不像,话有点少, 总是不敢和她对视,一不小心眼神对上了, 还会突然跳开。

春晓不确定他是真的要加班, 还是只是为了回避跟她谈话才假装加班。

豆豆惹她生气了就会这个样子,又想看她, 又不敢看她, 怕被批评。

她不知道是因为杜明浩的事情,还是因为昨晚两个人亲热时候发生的事情。

春晓趁着孩子们脑袋挤在一起玩游戏的功夫, 偷偷捅了捅高尚的腰。

他似乎被吓了一跳,一脸疑问地转头过来看她。

春晓低声在他耳边说道:“约好时间没?回你老家的事?”

高尚回道:“你上次不是说,要再等等吗?”

春晓的眼睛看着他, 含着温柔的笑意。

“不等了,见了父母咱们好领证啊,总是这样子无证驾驶, 我心里头好不安定。”

高尚心头狂喜,他一把搂住春晓的肩膀,用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就想吻上去。

春晓连忙用手挡住了他的嘴唇,她转头看向两个孩子。

高磊和她正好四目相对,他的脸一下子有点红了,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身子向前靠了靠,挡住了豆豆的视线。

高尚这才想起孩子们,他顺势亲了亲春晓的手心, 大手包裹住她的手,眼睛闪着柔光,低声说道:“你怎么突然又想见了?”

“如果突然怀孕了,再结婚,我会有点害羞。”

春晓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确实是会觉得,带球结婚有点太过敷衍。

尤其是高尚上一段婚姻就是奉子成婚,这次如果还是,有点不像样子。

高尚的心就像拨开云雾的朗日,炙热透亮起来,他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

结结实实地将春晓搂在怀里,手里还把玩着她卷曲的发尾。

“这周末就去吧,还能住一宿。”

看着他兴奋难耐的模样,春晓放下心来。

只要两个人想在一起,有再多的磨难和分歧,总能解决的。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哄她:

“晓晓,既然都决定结婚了,那个药,就不要吃了好吗?”

春晓用探究的眼光看着他,高尚俊脸微红,解释道:

“你去了药店,我猜,你会不会是去买药的。”

让他承认自己偷偷看了她的包,是不可能的。

他一路上都在偷偷观察春晓,她应该没有机会将药吃进去的。

“有了就生下来,三个月之前,我一定把婚礼都安排好,都不用你费心。”

春晓点点头,她将包包拿过来,打开拉链,示意高尚看一眼。

原来里面除了紧急避孕药,还有一些避孕套和验孕试纸。

“我没吃,就是这种东西不备上一些,我心里总是不踏实,若不是昨晚tt用完了,也不用担惊受怕的。”

“那你昨晚翻来覆去地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还以为你不想要宝宝。”

高尚委屈的语调让春晓忍不住打了一下他的手。

“哪里来的宝宝,就一次没戴,怎么会这么巧?”

高尚装模作样地用大手在春晓平坦的腹部抚摸着,但笑不语。

“我有点担心,你父母会不喜欢我。”

春晓无法真的像高尚说的那样完全不在乎。

尤其是,毕竟是二婚了,又都带着孩子,父母考虑的事情可能更多,条件会更苛刻。

“交给我,你就一切听我的,没问题。”

高尚心里早就有了办法,他抚摸着春晓的小腹,开始想象两个人的宝宝会长成什么模样。

春晓看着他沉浸在想象中的幸福模样,轻轻靠在他身上。

回到郡城后,回老家的计划被各种事情拖延了半个月,一下子年关将近。

春晓父母认为还不如过年的时候再回老家,高尚心里不同意,春晓是独生女,而他家里还有弟弟,本来是打算今年在春晓家过年的。

高尚一直坚持,可惜他说服了春晓,却无法说服她父母。

最后还是决定回凤城过年。

杜明浩三令五申的再三保证下,春晓才将豆豆送到了奶奶家。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去年黄瑞还在蓄意讨好着豆豆,今年她腹中有了亲生骨肉,春晓担心豆豆受委屈。

去年元宵节过了,她才去接豆豆。

今年,她打算在大

年初二就去将豆豆接回家。

最后,冒着鹅毛大雪赶往凤城过年的,就成了高尚、春晓和高磊三个人。

高磊安慰春晓道:“春姨,你不用担心,我爷爷奶奶连我都不怎么喜欢,不喜欢你,也是正常的。”

副驾驶上的春晓没有回答,只盯着开车的高尚,眼睛里都是询问的神色。

高尚无奈地笑道:“好的,你们都是受我连累了,我爸妈更喜欢我弟弟。”

“为什么啊?”春晓心里是大大的问号。“我记得你不是说过,自己从小就品德兼优,还能照顾弟弟。”

按照常人的理解,春晓觉得这样的孩子简直太棒了,又不用父母操心,还能帮助父母。

高尚回道:“你们这些独生子女是不会懂的。”

一碗水端平是不可能的,高尚从小就深知这个道理。

作为第一个孩子,他刚出生就被父母赋予众望,那时候父母年轻,严厉有余,慈爱不足。

他父亲自己的事业处于上升期,自然也将功名利禄放在心上,在培养高尚上面,下足了功夫。

那个年代,没有教育学家出来教家长怎么培养孩子,所以方式方法是简单粗暴的。

高压呗。

好在高尚智商够用,从小就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大院里远近闻名的“别人家孩子。”

李天泽和孙源他们在家里吃“竹笋炒肉”的时候,都是伴随着家长们念叨的“看看人家高尚”等话语。

打着打着,李天泽跟高尚成了兄弟,孙源却跟他成了夙敌。

春晓看着高尚并没有什么倾诉的想法,也不再逼问他了。

她掏出手机,开始给杜明浩发信息,提醒他在今晚让豆豆和姥姥、姥爷拜年。

两个人手机开机密码彼此都清楚。

高尚喜欢翻弄春晓的手机,虽然每次都装作是看孩子们的照片,其实主要是看聊天记录,尤其是要定期看春晓和杜明浩的。

春晓知道他的目的,也不戳破。

她一点都不介意,即使有的时候,她在手机里跟闺蜜抱怨高尚偶尔的独断专行,霸道不讲理,她也不会删除记录。

看到了又怎么样,两个人又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矛盾与博弈在所难免。

高尚其实很喜欢看春晓跟别人抱怨他,因为,通常这样子的抱怨都以对方表示狗粮吃不下了而终结。

春晓的爱就像一场春雨,无声无息,绵延不绝。

抱怨中都饱含着爱意。

高尚觉得甜死了,他有的时候看着看着还会笑出声来。

终于还是到家了,今年冬天是个暖冬,春晓穿着正红色的羊绒大衣,同色系的羊绒贝雷帽,将她趁的肌肤胜雪,在这银装素裹的雪中分外妖娆。

不用问,这一套都是高尚要求她穿的,告诉她的理由是,老人家喜欢这喜庆的颜色。

春晓听到这里,也不反对了,咬咬牙将这鲜艳的颜色穿上了身。

其实,也蛮漂亮的。

让春晓意外的是,没有人出来迎接他们。

高尚和高磊早就习以为常,他们两个人提着各种年货,带着春晓,

自己用钥匙开了门。

高尚的母亲李青正在一楼客厅看着电视,听见门口的动静才缓缓起身。

“高尚,你们来了,怎么不提前打电话,我好下楼去接你们。呦,这位就是春晓吧,长得可真漂亮!”

李青拉住春晓的手,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把春晓的脸都看红了。

高尚陪着笑:“我们自己有钥匙,爸呢?”

他帮春晓和高尚将拖鞋找好,自己就坐在换鞋凳上换鞋,向书房的方向走过去。

“你爸跟你弟弟钓鱼去了。”

高尚的身形僵了一下,淡淡地说:“大过年的,钓什么鱼?”

李青松开了春晓的手,转身跟高尚数落起高父的不是。

“谁知道呢?我刚给他爷俩打过电话,这就要回来了,你带着春晓四处逛逛,我去厨房看着火。”

春晓轻轻舒了一口气,歪着头看着高尚。

“我觉得,你妈妈挺热情的啊。”

“你才来多久,跟我四处看看吧。”

高尚把高磊留在客厅看电视,自己拉着春晓的手,将父母家参观了一遍。

高尚父母住着一栋别墅,式样有点老旧了,一看就住了多年。

前院很宽敞,并没有种花,反而齐齐整整、高高低低地种了很多应时菜蔬。

大厅正中的吊灯看起来好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样式,环

形的楼梯将一楼和二楼连接在一起,墙上有很多画框。

画者的笔触朴质天真,像是出自孩童之手,春晓留心看了一下,署名是高明,应该是高尚弟弟小时候的作品。

二三十幅的画都是高明,没有高尚的。

卧室都在二楼,四个卧室,高尚父母和高明夫妻各占据一个,另外两个是客房。

好在,两个客房看起来都是干净整洁的。

高尚将行李搬了上来,他们和高磊各睡一个,正好。

春晓惊讶地发现居然没有高尚的卧室,怪不得他带着这么多的行李。

春晓父母的家面积不大,却将女儿的卧室常年留着,虽然她一年到头都住不了几次。

春晓打开客房的窗户,发现后院是个小小的篮球场,她指着那块空地问:

“你喜欢打篮球吗?”

高尚连忙将窗户关了起来,他可不想让春晓着凉。

“还可以吧,我小时候经常陪我弟打。”

春晓突然抱住高尚的腰,抬起头看着他。

高尚心有灵犀地笑了,解释道:“没事的,我早就习惯了。”

春晓总算有点明白了,李天泽嘴里说的偏心是什么意思了。

高尚父母家几乎找不到大儿子的痕迹,却处处都体现着小儿子的喜好。

高明也只不过小高尚三岁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