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66章 大结局

我的书架

第66章 大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尚红着眼圈看着春晓被头纱遮住的脸, 仿佛想读出她的情绪。

春晓轻轻地回捏着高尚的手,又用指尖在他手心里写了两个字,高尚的心这才放回了肚子。

她说没事, 就是没事。

在证婚人的许可下,他们牵着彼此的手, 深情凝视着说出誓词。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 下教子女, 互敬互爱,互信互勉, 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高尚接过伴郎送上来的戒指, 与春晓互相交换了戒指,又揭开了春晓的头纱,他看见春晓精致美丽的脸庞上, 带着激动的红晕,抿着嘴笑的楚楚动人。

幸福到冒泡的新郎搂住新娘的腰,温柔地吻住了她。

这个吻有点过于缠绵悱恻,时间也太长了些。

台下的宾客已经有家长捂住了孩子的眼睛,证婚人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春晓轻轻拍了一下高尚的腰,他这才松了嘴唇。

前排就坐的豆豆, 看的极为认真,即使高磊一个劲的捂着她的眼睛。

无奈高磊手太小,从指缝里, 豆豆也看到了不少。

“呀!妈妈的嘴唇上的肉肉被高叔叔亲……唔!”

高磊眼明手快地给豆豆塞了一块巧克力进了嘴。

其他大人们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只有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生在偷笑,还被自己妈在头上赏了一个爆栗才安静下来。

仪式结束,高尚搂着春晓直接向后台走去,他们马上又要分头去换礼服。

分开前,高尚压低声音问:“你知道了?”

他那双瑞风眼中有着莫测的探究之意,又闪烁着难耐的渴望之情。

“嗯,知道了。”

春晓淡淡的点头,她踮起脚尖,轻吻了一下他的眼睛。

温柔地说:“你这个小傻瓜,怕我跑了不成?还吓哭了。”

高尚脸上发红,眼神飘到远处。

“别胡说,我那时太激动了,是激动兴奋的泪水。”

春晓主动搂住他的腰,脸贴到他的胸前,声音软

糯动听。

“我知道,你放心,这是我俩的小秘密。还有……”

她抬起头,眼睛里仿佛撒落了满天繁星。

“我答应过你,天塌了就跟你一起埋进土里,不走。”

春晓踮起脚尖,拽住高尚的领带,引得他低头贴向自己。

第一次,她的吻如此霸道又凶残,高尚已经觉得有甜腥味在唇齿间弥漫开来。

他的气息渐渐急促了起来,反客为主,按住春晓的后脑。

身旁的小鸥早就拽着另一个伴郎同事,躲出去五米,又背对着二人,看着时间,小声顺着接下来的流程。

过了许久,高尚觉得再亲下去就要得去开房了,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向她婚纱箍住的曼妙躯体摸去。

春晓主动推开了他,细细地喘匀了气,还不忘声明主权。

“你是我的人了,以后不要胡思乱想了,想恢复自由身,门都没有!”

话说得霸道,人却软软地依靠在高尚怀里,要不是有他的手在腰间撑着,她早就腿软坐到地板上了。

“好的,都听你的。”

高尚笑的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他等春晓能自己站住了,喊不远处的伴娘。

“小鸥,扶住她进去换衣服,我在门口等她。”

高尚斜倚在门外的墙壁上,他突然很想吸烟。

被春晓强迫着戒了有段日子了,生理上基本已经脱去了瘾头,心瘾难消。

遇上事情了,就总习惯性去摸口袋。

摸到口袋里的口香糖,他无奈地笑了笑,扒开糖纸,丢在了嘴里,是她最爱的蜜桃味道。

哄他的时候,春晓撒娇说,想他亲起来就像好吃的水蜜桃,他因此也愿意烟瘾犯了的时候嚼嚼。

过了一小会儿,身着一字肩款的蜜橘色绸缎礼服的春晓出来了,她的妆容淡雅可人,松散的发髻上带着同款颜色质地的发带,整个人看起来像森林中的花仙子一样清新秀美。

高尚抬起手臂,春晓亲密地搂住他,两个人缓缓地向宴客厅走去。

新人们与宾客言笑晏晏,举杯畅谈。

不同的是,高尚杯中的是低度数的香槟,客人杯中

的是红酒,春晓杯中的是与香槟同色的苹果汁。

除了春晓父母和伴娘小鸥,其他人都不知道春晓已经怀孕月余的事情,正等着胎儿长到三个月,再宣布好消息。

等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春晓终于可以安心地坐下休息。

化妆师带着助手一起帮她卸妆、护肤和换衣服,忙活了好一阵子,披散着一头黑卷发的清秀佳人终于回归到高尚的怀里。

他早就脱了板正的西装,穿了一身休闲的运动服,在vip包间的沙发上坐着休息。

李天泽在带着公司里的几个青壮年劳动力忙着收尾,将家里的老人孩子安排妥当,远方亲友带到事先定好的房间。

“要不要去帮帮李天泽?”

春晓有点过意不去,他俩结婚,最忙的似乎是他这个不婚主义的好兄弟。

“不用,他乐意。”

高尚起身将化妆师及伴娘一行人送到了门外,最后特意跟小鸥说了谢谢。

说实话,一个妥帖的伴娘真是比不着调的100个都好用。

春晓乏了,只打了声招呼,并没有去送,靠在沙发上放空。

高尚把人送到门外,就有公司的下属帮着将人送走了。

他见春晓懒懒的没有精神,就坐在她身边,将春晓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一下下摸着她的长发。

“我们什么时候去看他?”

春晓身形一滞,她有点想逃避,就沉默不语,闭上眼睛装睡。

“好,我陪你去。”

“去干什么?”

春晓倏地睁大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杜明浩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说不定会突然抱着她的腿哭起来。

她都没有想好到时候该怎么办,高尚更是身份尴尬,去了不闹心吗?

今时不同往日,上次高尚动手的时候不知道杜明浩得了躁郁症,是个病人。

现在,再生气他也不能动手了。

“我爸妈陪我去就行了,我爸身体那么壮,你还怕他保护不了我吗?”

春晓想着,排除掉吃醋这回事,他应该是担心老幺的安慰吧?

杜明浩要是突然失控,伤到她腹中的宝宝就糟糕了。

高尚坚持:“不行,我必须去

,你父母年纪大了,你爸心脏又不好,他们看孩子还行,保护你,我不放心。”

几番争执讨论,最后决定还是高尚亲自陪着,春晓要求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冷静。

一小时后,高尚的迈巴赫停到了四院的地下停车场里。

上了电梯,春晓拿出手机给豆豆奶奶打了电话,打听了病房的位置和主治医师的名字,他们先去找了医生,大概了解了一下杜明浩的基本状况,才来到病房外。

高尚想跟着一起进去,春晓挡住了他。

“李医生说了,他没有暴力倾向,而且刚刚注射了镇定剂,坐起来都费劲,你还担心什么。”

“我想一起进去,我不说,坐一边听听还不行吗?”

“不行,乖乖在门外等着,透着这块门玻璃看我们,我保证和他保持一米以上的安全距离,好吗?”

高尚无奈地扭过头去,不看春晓,但是也没再执意要求一起跟进去。

春晓知道他这是让了步了,笑着捏了一下他的手,转身推门进去了。

杜明浩早就通过门玻璃看见了在门外拉扯着的两个人,最后,高尚脸上露出不甘心的表情,春晓一人进来了。

“妈妈,你先出去吧,我想单独和她谈谈。”

杜明浩看着床边坐着削苹果的母亲,轻声吩咐道。

杜明浩母亲想说点什么,又咽了回去,对着春晓淡淡地点了点头,拖着脚步出去了。

春晓不禁感慨,她看上去几乎苍老了好几岁,再也不是那个精神矍铄,咄咄逼人的女学者的样子了。

“对不起,春晓,我自己做傻事,还连累你。”

和母亲死气沉沉的样子对比,杜明浩反而显得放松很多,除了略微清瘦了一些,他英俊的眉眼看起来更加精致,白皙的面色让整个人有种脆弱的美感。

“之前我的手机一直在伴娘手里,你也知道,新娘子哪有时间看手机呢?”

春晓将手里提着的水果篮子放在床头柜,在附近的椅子上坐下,目光柔和地看着杜明浩。

“你不怪我吗?”

杜明浩看着她,有种恍惚感,仿佛她是来陪他住院

的,仿佛他只是因为打篮球意外崴了脚,或者是胳膊骨折了。

“明浩,我们是豆豆的亲生父母,你不该问我怪不怪你,而是该多想想豆豆。”

杜明浩收回视线,低垂着眼帘,他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

“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呢?我错了,我承认,可我只错了一次,为什么不能给我改过的机会?”

春晓淡淡地回道:“你现在情绪还不稳定,我们不讨论这些话题了。今天过来,主要是想亲自来告诉你。我一点都不记恨你了,就算你几次三番地想破坏我的新恋情新家庭。可是,我的忍受程度还是有限的,如果你再这样子不理智下去,只能逼得我,减少豆豆和你接触。”

“春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没有高尚,你还是单身,你还会回头吗?”

春晓一双杏眸,含着微微凉意,回道:“我对你的爱情曾经深刻又真挚,因此那段婚姻不管对于你是什么,我依然觉得很幸福。杜明浩,我全心全意地爱过你,结局虽然不好,但是,嫁给你,生下豆豆,我从未后悔过。”

杜明浩觉得自己的心脏的位置疼的都快炸裂了,春晓的声音依然还是波澜不惊的平淡。

“可是,结束了啊,我们的爱情和婚姻,总归都结束了。如果没有高尚,我也许会带着豆豆安闲度日,也可能遇上其他男人再组成一个家庭,可不管怎么样,那个人一定不能是你。”

春晓轻轻叹了一口气,劝说他:“你放不下,不过是因为你觉得在那段婚姻里对我有愧疚,我以前痛苦,是因为执着于结局的不完美,你却执着于自己是过错方。”

杜明浩突然开口,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对不起,春晓,我曾跟你说过,我们之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错误,那不是真的,我只是,只是……”

他的眼睛蓄满了泪水,滴滴滑落。

“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当初选择黄瑞的那一刻起,我和豆豆加在一起都没有她重要,我这一生都无法信任你会爱我们了。我不想

恨你,也不想为你做的这些自私自利的事情责怪你,是因为我不爱你了,我根本不在乎你,不过是顾念着一点豆豆的情面,不希望她将来在我们之间左右为难。”

杜明浩的心慢慢冷了下去,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却又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声音。

“我爱你,不管是以前的宠溺,出轨时期的刻意冷淡的回避,如今卑鄙的纠缠,我一直用着错误的方式在爱着你。我想,这一生我都不会再这样爱上一个女人了!”

春晓低头沉默不语,他继续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去国外治病,我爸妈会陪我一起办理海外移居。这几年豆豆就要辛苦你了,帮我跟高尚说声谢谢,谢谢他为你和豆豆做的一切。再跟他说一声对不起,以后不用再防着我了,踏实过日子。”

春晓听见他要离开这里,心下一松,站起身来。

“走的时候告诉我,我带豆豆来送你。祝你早日康复,再见。”

“等等。”

杜明浩的声音阻住了她要转身离开的身形。

他又深深的凝视了春晓一会儿,笑着说:“祝你永远幸福,再见。”

高尚一直透过那扇狭小的玻璃窗,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春晓在椅子上坐着,杜明浩躺在那里看起来好像风一吹就会挂掉的模样。

高尚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都半个小时了,怎么还说不完。

若不是春晓一直表情淡淡的,他早就要进去催促了。

终于,春晓站了起来,不知道杜明浩说了什么,她脸色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

高尚等不到春晓推门,就急忙拉开门,将她搂进怀里。

杜明浩的视线正与他碰上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儿,直到春晓拽了拽高尚的衣角。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问道:“说了什么,你怎么还挺开心?”

爱作妖的前夫在自己婚礼那天割腕,虽说没死成,没把人家结婚纪念日变成自己忌日,但是也没啥可开心的。

春晓拉着高尚向外走,简单地给杜明浩母亲打了个电话,说走了。

进了地下停车场,她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杜明浩要举家一起移居海外,治病,短期内不会回来了。”

仿佛一块心病突然被清除了出去,春晓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这一年多来,杜明浩一家对豆豆的漠视,让孩子不自觉地在心里对他们冷淡了许多。

再加上入学后,拥有了更多的社会关系,她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大。

举行婚礼之前,她已经偷偷问过春晓,是不是可以喊高叔叔爸爸了。

呀,这小妮子原来比高尚还心急!

高尚看着春晓脸上的轻松之意,有点不厚道地提醒她:“你这样子好像有点凉薄?”

“我凉薄?我都这么圣母了!要不是怕刺激到他,你不晓得我……”

高尚一把抓住她在空气中挥舞的巴掌按在自己胸口上。

“不行,你只能像刚才那样客客气气的和他交往,扇巴掌这种富含感情色彩的事情,只有对着我才可以有。”

春晓就势在高尚胸前捏了一把,促狭地笑道:“高醋精,以后杜明浩出国了,你是不是可以不用再这么酸了呢?”

“是啊,杜明浩走了,田甜还在我公司里呢,我看醋精换人当当也不错。”

“你敢!”

春晓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肌,一下一下又一下。

“我不敢,可是你再戳下去,我怕老幺有危险。”

春晓抬头,一下子陷入到高尚幽深的眼神里,他好像想吃了她一样。

她坏心思一起,又将手顺着向下滑,在他的翘臀上也掐了一把。

这种点火又不灭的体验真是太棒了!

“晓晓,别了,还有好几个月呢!”

春晓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低语。

“不用忍那么久,四个月后就可以了,只是要轻一点。”

高尚惊喜道:“那岂不是也就一百天了呃,我可以倒计时了?”

“差不多吧。”

他搂住春晓快步走到车旁,和人一起坐进了宽敞的后排座。

“呀,你干什么啊?”

“亲亲摸摸。”

“回家不行吗?”

“家里还有爸妈和豆豆呢。”

条条大道通罗马,既然此路不通,让他试试其它的道路吧。

(全剧终)

作者有话要说:难以想象,居然完成了第一部原创作品,下一周主要进行修文。感谢大家的成功,让我在完结的时候成功签约晋江,成为一个合格的咕咕。

感谢小可爱们对于小猫这个新人的偏爱和支持,这本书题材偏冷,个人文笔有限,签约失败n次,是你们的支持让我写到了今天。

甜蜜番外掉落,大家有想看的番外请在评论区安利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