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74章 番外8:继承权5

我的书架

第74章 番外8:继承权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晓带着高尚先去中心医院看望高天。

到底是亲生的, 李青看见了大儿子,再也忍不住泪水,依靠在他的肩膀处, 不停地哭着,嘴里呜呜咽咽的。

高尚将母亲揽在怀里, 安抚着她。

他的视线牢牢地盯在了重症监护室内的父亲。

几个月未见而已, 父亲从一个精神矍铄,老当益壮的企业家, 一下子犹如面色虚脱, 白发苍苍的瘦弱老者。

春晓识趣地借口去买饭,将私人空间留给了这一家三口。

高尚和母亲之间, 肯定有很多体己话要说吧。

等春晓拎着早餐回来,李青已经抹干了眼泪,拉着高尚的手亲热的说着话。

高尚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目光柔软,除了面对自己和孩子,他很少会这个样子。

春晓知道, 这样的温情时刻对于高尚来说,弥足珍贵。

她有点舍不得打扰。

可是,人总得吃饭是不是?

春晓将饭菜放在椅子上,拿出手机,偷偷对着母子二人拍了一张照片。

做完了这件事,她这才走近了,招呼两个人吃饭。

吃过午饭, 高尚想留下来陪着父母。

可高天在休息,春晓便劝说他,趁着这段时间, 回酒店补觉。

等高天醒过来,出了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再和他说话。

约了李天泽,晚上还要一起去派出所接高明回来。

接下来,还有一大摊子的事情要处理。

工厂、高明还有三石的事情,人也不能一直连轴转,不休息。

李青也跟着一起劝说,高尚便和春晓回了酒店。

洗过澡,吹干了头发,高尚身子一沾上床,困意席卷而来。

春晓贴心地将房间里的厚厚的窗帘拉了个紧密,给他营造了一个光线昏暗的空间。

“晓晓,陪我躺一会儿吧。”

高尚的脸向下埋在床上,大部分的话都被堵进了床被里。

春晓凑近了身子,问道:“你说什么?想喝点热水吗?我去烧一些。”

说完就打算起身去小厨房。

高尚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转过头,侧躺在枕头上,眼睛半眯着

,带着点撒娇的语调。

“陪我睡一会儿。”

“可我还得给爸妈打电话,单位里也有点事。”

春晓为难地看着高尚不满的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乖乖地钻进了高尚的怀抱里。

“好啦,好啦,这两天你最大好啦。”

高尚满意地搂紧怀里的媳妇,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闻着她若有似无的发香,沉沉地睡了过去。

春晓虽然很困倦,却强忍着,等高尚睡熟了。

她伸出一只手摸到了身旁的手机,拿起到面前,发了几条信息给父母和单位下属。

然后,又定了一个时间合适的闹钟,这才枕着高尚的臂膀,安心睡了过去。

高尚和春晓赶到医院的时候,高天已经清醒了,也能清楚的说话。

李青坐在他身边,削苹果,脸色不大好。

看见儿子儿媳妇来了,才挤出个笑容,从身旁桌上果盘里挑出一个已经削好的苹果,递给了春晓。

春晓看这苹果已将被氧化成了深浅不一的黄色,手顿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爸爸,我们来看你了。感觉怎么样?”

高尚语气恭敬地问道。

“孩子妈,你出去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我感觉自己好的差不多了。”

李青知道他的意思,慢慢悠悠地将削到一半的苹果放在果盘里,起身拉了春晓,就想一起出去。

“让春晓留下吧,你自己去问就行了。”

高天的声音还是颤颤巍巍的,一点也不像他说的那样,可以出院的状态。

李青这才松开了春晓的胳膊,冷着脸走了,连门都没关。

春晓看人走远了,才去关好了门,她还是回到了一个比较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说说工厂的事情吧。”

“爸爸,您专心养病,工厂和集团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可以了。目前一切进展都很顺利,高明今晚也可以出来了,不出几个小时你就能看见他。”

“哼!要想让我这把老骨头多活两年,最好别把那个混账带我跟前来。让他直接回家!不许出门!”

高天的声音里压抑不住的怒火,让高尚忍不住紧张起来。



爸爸,您消消气,不能再激动了。”

“别提那个混小子,说说工厂的损失和伤亡情况,听说老王伤的最重,他怎么样了?”

“他已经脱离危险了,就是后续救治还需要时间,尤其是还要做植皮手术,如果恢复情况好的话,可能只是轻度伤残。”

“好,也算是老天可怜好人啊,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都没脸再躺在这里了。”

高天心里打算着,一定得好好补偿才行。

“您放心,后续的治疗费用我都会跟进,我也在考虑,在环评公司给他儿子和儿媳妇安排一份简单的工作。将来要是王叔恢复的好,他要是还愿意回来工作,给他和王婶在工厂安排一份清闲的,您看这么安排行吗?”

高尚的话说到了高天的心里,老王跟工厂里的员工们感情很深。

千万不能简单赔钱了事,不能寒了好兄弟的心啊。

“爸爸,我……”

高尚欲言又止的样子,高天心里早就有数。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高尚的性格,可他也了解自己的大儿子。

“我将高天集团给你,是有条件的。”

“爸爸,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我拿走一部分钱,其余的给弟弟。相关的法律文书我也签署了。”

高尚低下了头,不愿意直视高天的眼睛。

对于这件陈年旧事,他心里有怨气。

从小到大,父母爱宠弟弟居多,他是哥哥,倒也并未十分介意。

虽说,高尚在最艰难的时候,父亲也注资帮他成立了三石集团的第一家环保公司。

可是,当初那份放弃继承权的协议,却多多少少让他寒了心。

“高尚,先不说你妈妈,爸爸承认,偏心高明要多一些。对他的关心爱护,对他的前途和财产,我打算给的比重要大。”

这些话亲耳听到,高尚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你现在也有了两个孩子了,再算上春晓带过来的那个女儿,有三个。”

高天缓了缓,继续说道:“你慢慢就能理解,做父母的很难一碗水端平。”

“你是老大,我和你妈生养你的时候正在创业阶段,年龄也轻,每天就盯着你的学业,盼着你出息。我那时候工

厂正在要紧关头,顾不上你。你妈妈那时候又要上班又要照顾你,你也知道,她怕辛苦,脾气又不好。一直到怀上了高明,我开了分厂,她才辞职回家的。”

春晓认真地听着,脑海里不仅浮现出高明小时候的样子,他应该是那种脖子上挂着钥匙,乖乖生活学习的省心孩子吧。

“等老二生下来,你刚好上学了,争强好胜,脾气又臭又硬,跟我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对你又是喜欢又是不喜欢,你妈妈嫌弃你不听话,也不会说好听话哄她。”

“你和高明就这么混着大了,等高明也变成了天天闯祸的混小子的时候,我和你妈妈年龄大了,更成熟也更有包容心。并不会向对你一样严厉,对他更加纵容。也许你觉得我说的这些都是借口,可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子。父母会偏心,父母对待孩子的态度也会不同。”

高天的话锋一转,语气严肃了起来。

“可是,在选继承人的事上我犯了糊涂了。你处处都好,确跟我一样太过方正,不够灵活通达。高明从小机灵懂事,心思活泛。将集团交给他,是我想他能够改变一下思路,给企业注入一点活力。”

“可惜,我和你妈妈太过放纵溺爱他,高明身上毛病太多。让他管了两年,虽然有好有坏,我却没有放心将集团彻底给他,而是在身后当起了董事长,时不时把握着舵。”

高天缓缓地叹了一口气,悠长而绵密。

“我老了,孙律师替我去新闻发布会上说的事情,我会一一兑现的,那一千万资金,我过几天就给你。高天集团,不用留着牌子。直接将环评的两个公司合并作为三石在凤城的分公司,化工厂也直接放在三石集团的名下。”

高尚忍不住打断他,说道:“您都给我了,弟弟怎么办呢?”

高天哼了一声,怒道:“那个臭小子,不堪重任,几乎将我一生心血毁于一旦!”

他迟疑了一会儿,怒气缓和了些。

“可他到底是我亲儿子,又是你亲弟弟。”

高尚将话头接了过去。

“以后三石在凤城的环评分公司就交给高明吧,除了高薪,我

还会送给他一部分股份,保证他一家子衣食无忧。”

“哦,你是哥哥,多担待弟弟些,他还年轻。”

高尚知道,父亲对这个安排,还算满意,继续说道:“李天泽说高明的事情不一定需要会判刑,主要是取得伤者和家属的谅解。”

“这个事情不用你操心,孙律师会接替下面的工作,有这一千万,高天集团暂时倒不了。你带着你的人回去,研究一下两个集团合并的事宜。”

高尚沉默不语。

高天轻轻叹了一口气,感觉浑身的疲惫。

“我老了,高尚,我的事业和家都托付于你,我要退休了。你去忙吧,我要休息了。”

回去的路上,高尚开车,春晓坐在副驾驶。

他眉头锁的紧紧的,看起来心事重重。

“喂?怎么了?你这次回来,跟爸妈关系不好多了?”

高尚偏头看了她一眼,眉眼才柔和下来。

“嗯,还行吧。我早就明白了。不过,我现在有自己的家,有你和孩子们。我没啥遗憾的。”

“好抱歉,我这个独生子女没法体会父母偏心的感受。你觉得我们对孩子们做的还算公平吗?会不会对他们的心理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呢?”

高尚回道:“怎么会呢?你呀,太温柔了。高磊这种懂事乖巧的还行,看豆豆和淼淼被你给惯的。”

三个宝贝,高磊聪明懂事,豆豆傲娇开朗,淼淼无法无天。

“淼淼还小啊,他才一岁。我当初养豆豆,比他娇多了,淼淼毕竟是个男孩子,我觉得自己对他挺粗心呢。”

“你今晚就回去吧,我找人送你,我再留一天。”

高尚想到老幺这个重度奶控和妈控,昨夜不知道折腾春晓母亲到什么程度。

“好的,都听你的。”

这边大事已了,春晓最牵挂的就是老幺。

作者有话要说:

高总:我有了晓晓和孩子们了,其它皆是浮云。

居然有小可爱投地雷给我,o(n_n)o谢谢感谢在2021-07-02 10:24:56~2021-07-03 14:24: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842812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