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4章 请客2

我的书架

第4章 请客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不是两个孩子在,春晓就打算坦诚一点,借着这个机会说出来。

和高尚重逢已经一个月了,他们每周三都可以这样聚在一起聊聊天,她觉得挺好的。

过去的事情她不想再斤斤计较,现在两个人毫无利益纠葛,反而可以放心的以朋友身份轻松相处,要是再不坦白,好像故意隐瞒什么似的。

早点告诉他,高尚就不会总好奇她那个总也不出现的老公。

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这会儿倒是想到了一处,却分明错的离谱,都以为对方配偶属于丧偶式育儿,内心又因为自己离婚,对方圆满而酸涩。

春晓以为高尚疼媳妇,彻底践行了”你只负责貌美如花”的原则,不过,他妻子长得够美,高尚也够有钱,两个人任性的起。

高尚以为,春晓老公不过是万千个”丧偶式育儿爸爸”中的一个,说实话,若是他前妻肯看顾孩子,说不定他也成为这万千中的一个,毕竟他小时候,就是这么长大的。

两个人心情都不大好,也没有兴致说话。高尚见豆豆吃饱喝足,便召唤服务员结账。

“谢谢啦,下次我请你们。”

春晓冲着高尚客气的笑,手里拿着湿巾给豆豆擦嘴,擦手,豆豆故意噘着嘴,跟妈妈撒娇。

“还说是大宝宝,还得用妈妈擦嘴。”

冷不防的,坐在对面的高磊出言讽刺道。

“哼1豆豆的小脸鼓了起来,眉头皱起,说道:”妈妈,我自己来1

说完,抢过春晓手里的湿巾,用力擦了擦嘴,得意地对着高磊笑。

“我开车送你们吧。”高尚识趣地避开了杜明浩这个人,直奔主题。

“不用麻烦了,我约车很方便的。”春晓冲着高尚摆了摆手机。

高尚不容分说地从她手里拿过手机,看屏幕上约车软件显示,还需要等待20分钟,这叫很方便吗?

“妈妈,我想坐高叔叔的车1

豆豆在旁边突然举起手,一脸期待。

高尚笑着将手机还给春晓,也不再征求她的意见,主动提起了豆豆的书包。

高尚的车是去年刚买的suv迈巴赫,黑色的车身,低调奢华。豆豆最喜欢坐别人家的车,兴奋地一个劲说话。

春晓在高尚的要求下,坐在了副驾驶。豆豆鸠占鹊巢,坐了高磊的安全座椅,高磊坐在豆豆旁边,扭着脸看着车外。

“高磊可以自己坐吗?要不然我到后面去抱着豆豆吧,让高磊坐安全座椅。”

春晓有点担心,虽说这里离她家很近,但是交通安全可大意不得。

“没关系的,我开慢一点,你还住在锦城花园吗?”

“我早搬家了,现在住在巷陌一期。”

“是中青的学区?”高尚听说过这个公立学校。

“是的,当初买学区房就是为了给豆豆上学。”

“怎么不去富华呢?”

高磊听到爸爸提到了母校,将头扭了回来。

“富华的学费太贵了,我可负担不起。再说,中青也算是这个区域公立学校里最好的了,我觉得就挺不错的,离家也近。”

春晓的回答很坦诚,一年二十万的学费根本不在她的预算范畴。

“难得你想的开,我听说你单位不少同事的孩子都在富华呢。”他扭头对儿子说道:

“高磊,你们班那个长得特秀气那个小胖子,叫邱黎明吧,他爸爸就是和春晓阿姨一个单位。”

“那怎么能比呢?人家邱山家里有矿,我这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富华一年学费的。”

高尚半开玩笑的说:”如果你愿意,跳槽到我这里,我给你十万月薪,好吗?”

“十万?”春晓吐了吐舌头,坦诚道:”我可没有产生这些生产价值的能力,你会赔在我身上的。”

“妈妈,高叔叔真的会成为你的领导吗?”豆豆认真的问道,难为她还听了个七八分,隐约懂了他们的谈话。

春晓和杜明浩都在体制内,豆豆清楚领导就是经常把他们叫回单位加班的人。

单位就是会发工资的地方,工资可以用来给她买玩具、裙子和零食。

领导属于很厉害的那一种人!

春晓回头跟豆豆解释道:”不会的,妈妈生是国家的人,死了,会飞到国家的卫星上去。”

高磊噗的笑出了声,掩饰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清了清嗓子,扭过头看着车窗外。

“你上次说你会飞到月亮上去。”豆豆指着春晓,揭穿她两次说的不一致。

“你忘记了?妈妈不是给你讲过吗?月球和卫星都是绕着地球转的,妈妈轻轻一跳就能跳过去。”

父子俩安静听着春晓给豆豆讲解科学知识,当然,这中间掺杂了很多童话,因为豆豆毕竟无法理解全部。

高尚觉得春晓这种解释非常有趣,听得过于认真,连拐弯都忘记了。

“哎呀,高尚,走过了,应该在前一个路口左拐的。”

“抱歉,你的故事我听的有点入迷了。”

春晓笑着回答道:”以后我要是开了故事频道,你一定要订阅,给我捧常刚才怪我讲的太认真了,都忘了提醒你拐弯了,前面那个路口掉头吧,我们在侧门下就可以了。”

杜明浩的车就停到了马路对面,他一下子认出了送春晓母女回家的男人,就是高尚。

在这里看到他,让杜明浩很惊讶,明明春晓三年前就和他断了联系。虽说离了婚,杜明浩还是很介意,他不喜欢前妻和这些个觊觎过她的男人走的太近。

“砰砰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春晓虽然占着手,又系着围裙,可她不敢让豆豆去开门。

“来了来了来了。”她擦干了手去开门,被门口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居然是杜明浩,除了每两周的周五晚上将豆豆接走两天,杜明浩很少会在工作日出现。

他穿着白衬衫,蓝色牛仔裤,一双桃花眼泛着冷清,俊俏的模样一如当初。春晓低头看着自己的围裙,有点憋闷,尤其是想到了刚刚散下来又随便挽了起来的头发。

就算不爱了,她也想在前夫面前留点颜面,这副样子可不够体面。

“你怎么来了?算了,快进来吧,你吃饭了吗?我煮了蔬菜面。”

春晓淡淡笑着,招呼豆豆过来给爸爸找拖鞋,自己又跑回了厨房。

杜明浩看着从不下厨的春晓,系着围裙,一副温婉□□的模样,有点恍惚。

“不用了,你们吃,我过来给豆豆送一些维生素,她奶奶买的。”

春晓忙着在厨房做饭,没有理会他。豆豆兴奋地将最近在幼儿园得的奖状一一展示给他看,她还偷偷地在杜明浩耳边说悄悄话。

“爸爸,最近有个帅叔叔总是和妈妈聊天,你说他是不是我第二个爸爸啊?”

俩人离婚的时候,言简意赅地跟孩子透漏过,爸爸妈妈以后会各自结婚,豆豆会有第二个妈妈和第二个爸爸,说不定还会有新的弟弟妹妹。

因为年龄小,豆豆暂时还无法理解家庭破裂的痛苦,反而期待家人越来越多的场景。

杜明浩心里一动,想到刚才在外面看见的高尚,决定跟春晓好好谈谈。

“豆豆,”杜明浩亲了下女儿额头,”你去画一幅爸爸的肖像,我去陪妈妈讲几句话,好吗?”

豆豆点点头,乖巧的去画画了。

杜明浩来到厨房门口,双手抱臂,脸色有点严肃。

春晓看他的神情动作,就知道他是有事情要说,关了火,将面条盛了出来,回身靠在台子上,问道:

“怎么了?有事?”

“嗯,我看见高尚送你们回来的。”

“哦,怎么了。”

春晓脸上带着略微嘲讽的笑意,这人怎么回事,离婚了还管这些。

杜明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当然支持你再找一个,只是觉得,高尚他不适合你。”

“适不适合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春晓柔和的脸难得的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冰冷。

杜明浩丝毫没受影响,继续说道:

“高尚确实是有钱,可是有钱人都不会专情。”

春晓冷笑道:”高尚就是有钱又专情,他和妻子不知道多么恩爱。我和他只是朋友,杜明浩,并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

她也不等杜明浩反应,直接下了逐客令,说道:”把药放下就走吧,这周五早点过来接豆豆。”

说完,就绕过他,把两碗面条端进了餐厅,喊豆豆去洗手吃饭。

杜明浩心里不是滋味,他并不是全然不想念前妻和女儿,只是觉得既然断了,就断的干净点。

他已经对不起春晓了,不想再辜负另一个女人。

杜明浩跟女儿告别后,就走了。春晓看着一脸失望的豆豆,心软的一塌糊涂,愧疚如同潮水般涌进心头,李彤不知道跟她说了多少回,渣男贱女的错不该由她来背负。

可是豆豆呢?这么乖的孩子,还这么小,爸爸就成了一个月只能见两次的亲戚。以后杜明浩有了其他孩子,还会在心里给豆豆留位置吗?

想到女儿,春晓决定一生都不会原谅杜明浩和那个女人,为了他们所谓的爱情,女儿丧失了完整的父爱。

杜明浩的新欢是旧爱,是15岁留在了心尖上的白月光,也是18岁意难平的朱砂痣。

春晓曾经在公婆家的书房中无意中翻到过一本日记,翠绿色的塑料皮,上面印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当红玉女,纸张已经发黄。

前半部分记录着一个初中女生的恋爱心迹,字写的潦草,文笔也不通顺。

日记后半部分,是杜明浩的字迹,遒劲有力,将一段青春爱恋写的委婉动人。

春晓没有听杜明浩提起过,这个叫黄瑞的女生。可是,谁没有过去呢?春晓在学生时代也有过懵懂情谊。

她想都没想,就将这本日记拿去杜明浩跟前取笑他,缠着他讲讲初恋故事。

杜明浩却罕见地变了脸色,抢过日记本,警告她不要乱动他以前的东西。

春晓呆住了,他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只为了一本和初恋女友一起记录的日记。

他是完美的男友,完美的老公,完美的爸爸,完美的失去了真实感,让春晓总是觉得惴惴不安。

直到那次,杜明浩去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喝的烂醉如泥,回到家还在念叨着黄瑞的名字。

春晓在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输了。她只是在梗着脖子,等着刽子手杜明浩给她最后一刀。

为了能够痛快离婚,杜明浩顶住了父母的压力,将他们一直住着的这套学区房留给了春晓母女。

春晓挡住了来自父母家人,亲人朋友的重重劝阻,安静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名字。

杜明浩曾经夸过她的字,秀丽端雅,可惜那又有什么用。

她样样都好,就是在他心里不如黄瑞罢了。

离婚后,春晓那些个无法入眠,辗转反侧的夜晚,那些个泪湿枕巾的不甘和哀怨,都被她藏的很好。

为了父母和女儿,她要生出来坚硬的铠甲,抵挡这生活的恶意。

回家的路上,高磊抑制不住好奇心,他爸爸朋友不多,怎么这个阿姨他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却看起来很熟稔的样子。

“爸爸,春晓阿姨你怎么认识的啊?我为什么没见过?”

高尚回答道:“工作上的朋友,生活中没有往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