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5章 出差1(回忆)

我的书架

第5章 出差1(回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年前,高尚还是洪庆集团的中层经理,负责管理环境影响评价项目。

这个行业主要就是按照政府部门的要求,帮助污染企业在项目建设前就通过科学检测手段和方法,将项目对周边环境的影响评价出来,并帮助企业选择经济可行的去除污染物的设备和方法,将对环境的损害降到合理合法的标准。

高尚研究生毕业就来到洪庆,集团创始人就是他的研究生导师李岳洪。

这在理工科领域非常普遍,现在高校的教授们,穿上白大褂就是国家项目带头人,穿上西装就是新兴技术的商业化先驱。

手下研究生们都是从实验室到工厂到企业,在导师的一条龙培养系统中,实现从学校到社会的无缝衔接。

大学四年巩固理论知识,研究生一年级进入实验室跟着师兄师姐们做课题,二年级就可以到工厂去做实地工程调试,三年级一毕业就可以成为技术或者工程骨干。

高尚是李岳洪近十年来最得意的学生。他聪明,勤奋,既能专注于学术研究,也能深入实践,几乎没有短板。唯一让她有点不满的,就是他为人过于正直,不够圆滑。

研三毕业后,高尚没有进入污染治理工程组,做学生期间的老本行,而是被李岳洪直接安排进了环评组。

这个安排,就是为了让他多接触一些政府部门,客户企业,将人际关系网络铺陈一下,为将来做洪庆集团的接班人做准备。

高尚虽然更喜欢搞学术研究和工程建设,但是体察到导师的苦心,还是将环评组的事情担了起来。

作为集团中层,他轻易不以专家身份跟着省厅去做项目验收工作,这次情况有点特殊。

北方集团是省内最大的化工企业,其影响力是其他企业无法比拟的,化工企业是最令环保人头疼的硬骨头,其污染物的种类之多,处理工艺之复杂,即使是专业出身的老专家也抓头发。

此次省厅要验收的五个项目中,有三个就属于北方集团子公司的设备升级改造项目。

环评处的李处长早就找到李岳洪,让她派个专家。洪庆集团并不是省内最大的环保企业,李岳洪却是化工领域的专家。

高尚无疑是最佳人选,他本科化工专业,硕士阶段专业为环境工程,又有丰富的现场调试和施工经验。

就这样,一行四人敲定了时间和地点。

一个微凉的初夏清晨,高尚从家里出来,什么都没吃,胃里微微恶心。

儿子高磊刚上幼儿园,每天早晨都要闹一阵子,妻子刘心悠跟着婆婆去海城度假,家里只有爷俩。

高尚好不容易哄着儿子穿好衣服,等着保姆上门,再见缝插针的给好哥们李天泽打电话,拜托他放学去接高磊,照顾他几天。

省厅的越野车在小区门口停着,高尚连忙小跑起来,拉开后座车门,上了车。

这次出差是李处长亲自带队,司机小刘,还有春晓,新考过来的公务员。

高尚和李处长、司机小刘是老相识,热络的打了招呼。

他看见春晓时,微微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笑容,伸出手来。

“你好,我是高尚。”

他穿着格子衬衫,开衫毛衣,带着黑框眼镜,手里提着一个棕色的公文包,通身学院派打扮,散发出严谨的学者气质。

春晓一下子觉得很亲切,她才毕业不久,刚脱离学术研究氛围,更习惯和高校里的人接触。

“你好,我是春晓,高老师,请多指教。”

春晓刚考回郡城不到半年,莹润的小圆脸,大大的杏眼,梳着高高马尾辫,小西装外套,紧身白体恤,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一身青春朝气。就差在脸上写着“我是萌新”几个大字。

李处长坐在副驾驶,介绍着春晓,什么高材生,什么名校毕业,什么踏实肯干,赞不绝口。

春晓带着腼腆的微笑,不停摆着手,说领导太会夸人了。高尚看着她脚上洁白如雪的运动鞋,就知道她可能是第一次出现常

两个人都不是多话的人,春晓低头摆弄着手机,脸上笑的很甜蜜。高尚打开公文包,拿出化工厂的一个标准章程,认真的浏览着。

李处长眯着眼睛闭目养神,车里一片宁静。

下了高速路口,车停了下来,松县环保局的人来接了。李处长带着高尚和春晓同县里陪同人员互相介绍,一行人七个人,两辆车,直接奔向北方集团第一化工厂。

李处长来过几次,和厂长及专工都认识,他们选了几个关键的项目重点去现场查看。

人太多,春晓挤不到前面去,工厂噪音也大,她什么都听不清。大三时候,她实习的时候去过一次灵山石化,走马观花的看过这些工艺和设备,此刻有点蒙。

高尚一边跟着众人走走看看,一边留意着春晓,化工厂复杂又危险,他担心她会不小心走丢了。

约莫一个小时左右,一行人回到了工厂正中的办公楼,高尚趁着空挡和专工聊了很久,将刚才看到的情况梳理了一遍。

春晓像一个用功的学生,拿着签字笔,站在两人身边在文件夹里写写画画。

最后一个步骤,就是检查反馈的环节,一行人来到了三楼的会议室。工厂一方介绍完了相关情况以后,李处长问了几个时间和工期的问题,就示意其他人员回避,只留了高尚和春晓在会议室里。

高尚简要地提了几个技术问题,按照现在的工程进度,他担心在规定时间内,项目没法顺利达到国家标准。

李处长表示会想办法督促企业加大资金投入,缩短工期,争取提前。高尚欲言又止,他作为专家只能建言献策,拍板还得李处长来。春晓还是个新手,没有发言,埋头记录着两人观点。

出了厂子,正是太阳毒辣的时候,车里开着空调,春晓还是出了一层薄汗。

李处长坐了松县环保局的车。每次到基层出差,就是领导体察工作的时候,顺带着可以将别的工作进度也推进一下。高尚和春晓坐在后座,放松了不少,闲聊了起来。

“高老师,”春晓拿出了自己记得密密麻麻的本子,问道:“你看它那个深度处理工艺为什么不把温度作为主要的控制因素呢?我师姐一直在用这种高分子树脂来做实验,温度对于处理效率真是挺重要的。”

“确实是,但是,在北方控制温度耗费成本非常高,企业为了控制运营成本,基本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的。”

高尚用手指点了点本子里记录的停留时间,认真解释道:“加大停留时间,足以达到国家排放标准。”

春晓皱着眉头,沉默不语,高尚猜到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们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时候,几乎是不考虑成本问题,只关心处理效果。但是,企业核心目标是追逐利润最大化,出发角度和我们不同。”

“你是做环境管理的,化工厂在你眼里就是一个产生数百种有毒有害污染物的源头。但是,在当地政府的眼里,化工厂是纳税大户,在工人眼里,化工厂提供了让他们养家糊口的工作。”

高尚言尽于此,希望春晓能明白自己说这番话的苦心。

“谢谢你,高老师,我明白了,这几方的利益进行博弈,最后才是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吧。”

高尚知道她懂了,不禁露出赞许的目光。春晓年龄虽小,带着些女学生的娇气,却一点就透,欠缺的只是经验而已。

一行人到了松县环保局,正午了,两辆车直接开到了餐厅。

已经过了饭点,局长便安排在餐厅里的一个包厢,吩咐厨师炒了几个菜,不一会儿功夫,菜就上全了,荤素搭配,看起来颇为可口。

李处长招呼大家吃饭,他素来不爱饮酒,工作时间更是一滴都不喝,也不允许其他人喝。

春晓最爱和这样的领导出差,她那点酒量,碰上酒精就会醉。

高尚早晨什么都没吃,胃里有点不舒服,只吃了一点炒青菜和米饭。春晓看他吃的那样少,都不好意思添饭了,只吃了七分饱。

从松县出来,下一个目的地是白县,它位置极为偏远,春晓工作半年,还从未去过,高尚也是第一次去。

半个小时时间过去了,车还在持续盘山过岭,每三十秒一个九十度以上的弯道,春晓的头有些晕。

她侧身看了眼身旁的高尚,他好像有些不对劲。他的头抵在前排车座的背后,眉头紧皱,眼睛闭着,额头上冒出了一层汗,手捂着胃,看着特别难受。

“高老师,你怎么了?”

春晓担心地问道。

“没事,胃有点不舒服。”

高尚强忍着恶心,无比虚弱的回答。

“李处,我看高老师太难受了,咱们找个地方停一下吧。”

李处长回头担心地看了高尚一眼,发现他脸色白的吓人,状态确实很不好。

“小刘,这附近有休息站吗?”

“这地方哪有啊,一会儿我找个紧急停车的岔路口,再忍忍哈,兄弟1

三分钟后,车停了下来,高尚摇摇晃晃地走到路边一棵树下,扶着树干,剧烈呕吐起来。

春晓不放心,从包里翻出两袋纸巾,又管司机小刘要了两瓶矿泉水,也跟着下了车。

高尚这辈子没有这么尴尬过,他从小身体就好,很少生病,更是十八岁就开始开车,从来没有晕过车。

可能是早晨没有吃饭,中午又吃的少,青菜炒的有点生,他的胃病可能是犯了,几十个大弯拐过来,胃里翻江倒海的。

以前出差的时候,他特别体谅那些身体不适的同事和下属,如今轮到自己出了状况,只觉得无比尴尬。

他是习惯于照顾别人的那种人,小时候照顾弟弟,长大了照顾妻儿和下属,从来不麻烦别人照顾他。

春晓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她不好离得太近,看他差不多吐完了,连忙将纸巾和矿泉水交给他,交待道:

“这水是给你漱口的,别喝,太凉了,一会儿上车我那里有热水。”高尚这才发现,春晓一直在他身后一米左右地方守着,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关怀。

“你别着急,这山路得走三个小时,今天下午都得耗在路上。没有工作任务了,咱们到了就直接入住酒店,多休息会儿吧,不耽误啥事。”

“谢谢你。”高尚内心深处很是感激,尤其是为了她恰到好处的体贴。

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高尚用矿泉水和纸巾做好了清洁工作,又用水抹了把脸,擦了擦眼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