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7章 出差3(回忆)

我的书架

第7章 出差3(回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县是少数民族聚集区,很多朝鲜族人住在这里,很有些与众不同的风情。

春晓起了个大早,除了是为了防止迟到的意外再次发生,主要是为了逛逛白县的早市。

她之前就和宾馆服务员打听过了,这里北侧那条街,就是当地出名的早市,各种特色小吃都新鲜又美味。

春晓的胃打小就不怎么好,所以啊这打糕啊,咸菜啊都不是她喜欢吃的东西。

可是,她男朋友杜明浩特别喜欢吃。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为了买到最抢手最出名的那家现做打糕,春晓五点钟就打扮妥当出现在了早市的入口。

“春晓?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高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春晓回头,看见一身运动服装备的高尚。

他一看就是刚刚晨跑回来,汗水浸透了运动衫,身上还有淡淡的汗水味。

春晓可不想告诉他是为了买吃的,假意说道:“和你一样跑步呗。”

好在,她为了接下来的检查工作行动方便,换上了一身运动装,扎上了高高的马尾,也确实有锻炼的样子。

春晓看他脸上都是汗水,吩咐道:“你快去冲澡换衣服吧,我去逛早市了。”

高尚看着车水马龙的早市,人员混杂,有点不放心她。

“我陪你一起吧。”

“那不行啊,你衣服都湿透了,身上都是汗,不冲干净了换上新衣服,很容易着凉的。”

“那你去宾馆大厅等我十分钟,一会儿我陪你去吧。”

春晓这几天有点摸透了他的脾性,他这个人看着温柔,其实性子执拗,决定了的事情很难放弃。

她不想听他啰嗦着说服自己,就点了头,在大厅里等他。

春晓低头看着手机,说十分钟还就是十分钟,高尚一身清爽地下楼了。

早市里的人非常多,机动车、摩托车和小货车挤作一团,行人们熙熙攘攘,商贩们叫卖声不绝,很有烟火气息。

高尚从来没有逛过这混乱的市场,小心护着春晓,不让她被人群冲的东倒西歪。

“哎呀没事,我家乡都有早市,我小时候每天早晨都是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

春晓笑话他过于紧张的样子,继续说道:“你难道就没去过早市吗?”

高尚自小家庭环境就好,家里保姆倒是经常去早市买早餐,他还真的是第一次。

好不容易,两个人挤到了那个卖打糕的摊床上。一个人正拿着一个大锤子一样的东西在一个窠臼里砸着黏糊糊的白色米团,周边人好多在看热闹。当然,更多的人在排队。

春晓一脸的兴奋,一边排队,一边和杜明浩叽叽喳喳说着电话。

“有原味的,还有巧克力味的,居然还有苏子叶味道的!你要哪个?”

说了好一会儿,春晓挂了电话,脸上还带一股甜蜜劲儿。

她注意到身边的高尚,劝他道:

“你也买点吧,好不容易来一趟,好多口味的。”

高尚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解释道:“我可不愿意吃这种又甜又黏的东西,谢谢。”

“我也不吃啊,让你给家里人买,孩子、媳妇和爸妈,总有人会喜欢吃的呀。”

高尚自己不喜欢吃,儿子还小不能吃,父母不在本地,刘心悠也在海城呢。

他最后买了巧克力口味的,决定送给李天泽吃,感谢他帮忙照顾儿子。

“你不会起了个大早,就为了给男朋友买打糕吧?”高尚笑着揶揄她。

“那有什么啊?他也深夜排队给我买过馄饨呢。”

春晓其实不愿意在已婚人士面前秀恩爱,因为他们经常会用一句听起来饱经沧桑的话来教育她:“等你结婚了,你就知道了。”

说的好像只有恋爱的时候,两个人才互相关心似的,她和杜明浩一定能一辈子都甜甜蜜蜜的。

一周的时光就这样子匆匆度过,四个人关系都比以前熟稔了很多,尤其是高尚和春晓,颇有点战友的意味。

这一路互相照顾扶持,彼此分享工作中的烦恼,两个年龄相近的年轻人产生了深厚的友谊。

周五下午,李处长宣布返程,春晓内心十分雀跃,晚上她还和杜明浩约了看电影。

车刚出发了三公里,李处长就接到了张厅的电话。有一项稽查任务,松白这条线还没有完成,时间紧凑,只能指望李处长他们一行人跑一跑了。

这样的事情并不多见,因为检查企业需要进行提前准备,各种资料数据先要收集好的。只是此次情况特殊,李处长只好拜托给春晓了。

回家的事情泡了汤,春晓有些沮丧,可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提醒李处长赶紧问好稽查联络人,让单位那边把一些必要的单据和文件传输过来。

周六早晨,在去企业的路上,高尚发现春晓顶着一个大大的熊猫眼,关心地问道:

“你昨天几点睡的啊?”

春晓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回复说:“半夜两点多?我也不知道。”

说完,她拿出了一沓子厚厚的文件,说道:“这是要稽查的五十多个企业的文件和检查单子,都需要填的。”

为了完成工作任务,这一天李处长和春晓不得不分头行动。李处长和基层环保局领导一组,专门去稽查重点企业;春晓和高尚一组,去查一些小的企业。

虽然工作任务比较简单,春晓还是很紧张,毕竟她很少出差,这次又是第一次带队。

她才24岁,刚从象牙塔走出来,实在有点学生气太重。李处长担心她压不住场子,暗中交代了高尚,多帮她一下。

所以,春晓这组其实高尚才是真正的组长,只是他的专家身份,让春晓必须在前面扯上省厅这面大旗罢了。

一天的时间下来,两组人收集到了满满一后备箱的档案资料。

春晓晚饭都没有吃好,急匆匆地就回了宾馆,司机小刘帮她把那好几摞子档案盒搬进了她的房间。

这回今晚更不用睡觉了!

春晓赶紧洗了个澡,穿着睡衣,绑起头发。决定头悬梁,锥刺股,跟这些档案拼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春晓才看完了两个。她粗粗算了一下时间,这还得15个小时,也就是说她不眠不休也得干到明天十点!

正在哀叹着,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开门,我是高尚。”

春晓浑浑噩噩地去开了门,忘记了自己此刻的模样。

高尚看见春晓的样子吓了一跳,她苦着一张小脸,一个兔子耳朵发箍将刘海全都搂了上去,长发在头顶梳成了一个丸子,身上穿着粉色的格子睡裙,脚上还踩着一双粉色的绒绒拖鞋。

春晓看见高尚眼光一下子就尴尬地错开了,才低头惊觉自己穿着睡衣就开门了。

她连忙关上门,又打开一道缝隙,露出一只大眼睛,说道:“不好意思了,你等等哈,我换件衣服。”

过了一会儿,她穿上了嫩绿色的运动连衣裙,打开了房门。

高尚看着她身上养眼的绿色,说道:“怎么样?弄完几个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才两个。”

春晓将高尚请进房间,递给了他一瓶水。

高尚坐在书桌前,打开了自己提过来的笔记本电脑,说道:“我过来帮你,很快就能完事了。”

春晓特别不好意思,连忙摆手,说道:“不用,真不用,你是我们请来的专家,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埃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1

“不用跟我见外了,再说,靠你自己,明天早晨都弄不完,明天还有十几个企业要跑,时间还是很紧张。”

高尚神情严肃,态度认真,继续劝说她:“我这也是为了工作,你不要再推脱了。”

“那好吧1春晓仿佛看救命恩人似的看着他,感激地说:“高老师,你真是太够意思了1

“还叫我高老师,我比你大五岁,也不算很多,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

高尚拿过来一摞子档案盒,已经开始看资料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吩咐道:“春晓,去把门打开,有点热。”

春晓一下子福至心灵,赶紧将门敞开了,心里觉得高尚真是绅士,体贴又细致。

两个人忙的没有时间说话,就并排坐着看材料,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

到了夜里十二点,春晓就有点困得睁不开眼了。她头一天晚上就熬夜到两点,强打着精神挺了一天,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高尚看她左摇右晃的样子,说道:“你去眯一会,我一会儿叫你。”

春晓拖着两只灌了铅一样的脚,向床上一趴,不到十秒钟就睡着了。高尚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找到一个毯子给她盖上,继续看着材料。

过了约摸一个点,春晓揉着眼睛坐起来,看见高尚还在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她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快一点半了,她竟然睡得这么沉!

“怎么样?高尚,还剩多少啊?要不你先回去睡觉吧,剩下的我自己来,我睡了一会儿不困了。”

春晓感觉到很尴尬,她一个二十多的大姑娘,在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周的男人面前熟睡了一个小时。

高尚将笔记本合上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道:

“不用了,我都弄完了,你放心睡觉吧,我走了。”

说完,他夹着笔记本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教育春晓:“我知道你信任我,才睡得这么沉。但是,下不为例了,下次如果遇上坏人,可就麻烦了。”

春晓本来就羞愧极了,被他这么一教育,更是闹了个大红脸。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学生,低下头,乖乖回答:“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高尚看她那鹌鹑一样的羞涩模样,笑了笑,和她告别就走了。

周日晚上,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郡城,完成了工作任务,大家都难得的轻松,李处长建议先送春晓回家。

谁知刚下高速路口,春晓就一脸愕然的说男朋友来接她了,就在下高速的收费站那个岔路口那里等着呢。

那是高尚第一次看见杜明浩,他五官斯文秀气,一双桃花眼,让人印象深刻。他穿的一身清爽,瘦削修长的身材,依靠着一辆银白色的高尔夫,手插着兜。

春晓抓起自己的包包,压抑不住满面的喜色。简单道别后,她如同回到巢穴的乳燕,飞到了男友怀里。

杜明浩一只手搂住女友的腰,帮她拉开了车门。春晓上车前突然回头冲着单位车这边用力挥了挥手,转身上了车。

高尚怅然若失地看着银白色的高尔夫消失在岔路口,这种普通人的甜蜜生活似乎生来就与他无关。他讪笑了一下,翻开了文件夹,开始整理此次行程的报告。

时光荏苒,六年时间匆匆而过。高尚还保留着那个黑色的保温杯,就放在他出差会带的那个公文包里。它陪着他进进出出在工地勘察,陪着他走南闯北的出差开会。

“春晓阿姨是爸爸以前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伙伴。”

高尚跟儿子补充了一句,毕竟朋友这两个字,还不足以形容两个人在那个时候的熟悉程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