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9章 失婚

我的书架

第9章 失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尚不怎么习惯喝白酒,此刻头晕的有点厉害,他给助理小王使了个眼色。

小王心领神会地凑到林总跟前,心驰神往地开始描述对人老家的某处秀丽风光的向往。

高尚借机退了席出去透透风。

秀莲山庄是郡城有名的素斋餐厅。三层楼总计十五个包厢,以四季花草命名。因为厨师出名,环境清雅素净,客流如云,包房非常难定。

此刻,高尚依靠在二楼阳台栏杆上纳凉。他点了一支烟,心里盘算着如何将价格再抬上来一点,对方给的报价太低,他担心没法质量和工期都能两全。

“你千万别到春晓面前去发疯1

一楼隐隐传来激烈的争吵声,高尚似乎听到了春晓的名字。

“邱山,你自己家那点破事还没整明白呢,别去打搅别人了行吗?”

“什么叫打搅?”邱山的声音含糊,听着好像醉了。”我喜欢她这事可不是这一年两年了1

涉人隐私,高尚本该回避,可是两个人那音量似乎并不很是忌讳。如果三层阳台有人,也可以听个清楚了。

“你喜欢人家,你娶别人,还生了孩子。前年,你和李念那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吧,你这叫喜欢啊1

“我那叫初心,陈理,你懂不懂?”邱山带着哭腔说道:”我和春晓这些年感情好不好?我对她怎么样?李念跟她都比不了1

“那叫战友,那叫同事,最多叫朋友1

陈理不为所动,只是坚定立场,劝着这个执迷不悟的同事。

“我和春晓那些事你根本不知道1

“怎么着?人家春晓和杜明浩好那时候,有你什么事啊?”

陈理语气里带着无可奈何地轻蔑,不想再搭理这个脑筋不清楚的酒鬼。

“我亲过她,我还在她家住过呢1

高尚仿佛被邱山的话烫了一下,他呼吸一滞,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想到春晓有可能陷入到这种复杂的婚外恋,高尚的心跳不自主地乱了起来。

她澄净的杏眸仿佛就出现在了眼前。高尚摇了摇头,她这样子的性格一定不会主动做这种事,八成是被邱山纠缠。只是,杜明浩是否知道妻子被别人觊觎呢?

高尚的脑子有点乱。正在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助理小王提醒他该回去了。

接下来的酒局,小王觉得高尚有点不在状态。好几次都没有接住林总的话,神思恍惚的,仿佛心都不在这里。

他感觉高尚可能是有点喝醉了,在林总感觉出异样以前,这局儿就赶快结束了。

送走了客户,小王松了一口气,关心地问道:”高总,我帮你叫个代驾,你回家早点睡吧。明天那个会可以延迟到十点以后开,反正王经理他们那趟线的飞机经常晚点,急匆匆的也不一定赶得及。”

“好的,谢谢。”高尚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今天谢谢你了,我有点喝多了,脑袋不清醒。”

回家路上,高尚坐在后排座位上,用手机看了下日历,今天是周五,他要五天以后才能看见春晓。

正在这时,屏幕上显示出春晓的名字,她给他打电话了!

春晓想请高尚父子吃顿饭,就在这周六或者周日。高尚直接替儿子想好了借口,说有工作上的事情相求,想和她单独会面。

春晓想了想,觉得也很正常,便约好了时间地点。

周日,国贸中心新开业的这家日料店人并不多,高尚早早就到了,坐在靠门口的位置,留意着进出的人群。

春晓踩着点到了,她没有化妆,散着头发,穿着卫衣牛仔裤,挎着一个小小的双肩包。

“你今天的打扮有点不一样啊?”高尚看着她略显休闲的穿着。

“哦,我之前都是从单位直接去接豆豆的,没有时间换衣服。我现在的工作,经常要组织开一些会啊,外来部门人挺多的,需要壮壮门面,穿的可能就得正式点。你知道的,我以前连化妆都不会,这也是这两年学的。至于平常生活,放松一点好啦。”

说完,她意有所指地打量着高尚身上一丝不苟的西装,开玩笑道:

“这就跟长你身上了似的,累不累啊?你现在是跟我谈工作,允许你稍微放轻松些。”

高尚笑着拉下了领带,又解开了脖子下的一颗纽扣。

“我都是职业习惯了,哪有什么休息日工作日的,随时开会出差见客户。”

“有钱人的烦恼啊,我可不懂,快先点菜吧。”

豆豆周五晚上就被杜明浩接走了,孩子不在身边,春晓觉得很放松。她客气地将菜单递给高尚,自己靠在椅子背上,扭头看着商场里人来人往的景象,她有一阵子没有逛街了。

点完了菜,高尚双手十指交叉,心里盘算着怎么问邱山的事情。

“说吧,找我什么事?”春晓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你和邱山熟吗?”

他眼睛盯着春晓,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当然熟了,满打满算,我们也当了六年多的同事。”

春晓盘算着,邱山一直在信息中心那边工作,和高尚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除了最近他提过邱山儿子和高磊一班,两个人工作上仿佛没有交集。

“你觉得他人品怎么样?靠得住吗?”

高尚一脸认真,紧皱着的眉头,显得眼神深邃莫测。

“你到底想问什么啊?“春晓看他表情严肃,像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听说,他家里在外省是经营采矿的。有一个项目,不知道能不能合作的上。”

高尚信口胡诌了个理由。

“我听他说过家里的生意,具体倒是不了解。不过,邱山虽说有点孩子气,但是工作认真,待人热情,这么多年来,人缘可真不错。如果你要是担心被他忽悠,应该不会吧。不过,这生意现在还在他爸爸手里,他做不做得主,我可就摸不清了,用不用我替你约一下他?”

春晓含着笑,自然而然地说了邱山几句好话,高尚抿住嘴唇,不由地抓紧了手中的水杯。

“除了工作以外,你们经常来往吗?”

他这话问的有点逾矩。

“就一起聚餐,烧烤,喝酒以及k歌,都有过。我、邱山和陈理是同一批考过来的,刚来那会儿经常混在一起玩。只是,我们仨后来成了家,没那么多时间了。”

高尚吞了一口唾沫,脸色还是不怎么好。

“还有件事,我听高磊同学的家长说过。”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春晓一眼,略有为难地说:“说,邱山两年前和单位同事出轨了。”

“什么?”春晓吓了一跳,心想近两年来,确实有过邱山和李念的传闻,可这居然都传到孩子家长那里了?

她突然想到,陈理前阵子无意中透漏的,邱山媳妇被调到外地满了三年还不回来,两个人正在闹离婚。

如果邱山和李念的传闻是真的,那这一切就说的通了,可这和高尚又有什么关系呢?

高尚见春晓的表情变了又变,似乎陷入了思索,心里更是没底,他决定冒着得罪春晓的风险,把话说的再直接点。

“我和人合作很看重人品,对于这种不忠于家庭的人,背叛合作伙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春晓觉着这话说得有些重了,毕竟邱山和李念的事情就是个传闻,谁都没有证据,怎么就能锤死了呢?

她这个人虽然脾气好,但却无法忍受自己的朋友被人无端猜测,所以,回复高尚的语气就有点生硬。

“也不能这么说,邱山这事我打不了包票。但是,谁也没真拿住什么把柄,不能就这么把人定罪了吧,凡事也得有理有证埃”

春晓一个劲地给邱山说话,高尚胸口有点发堵。他缓了缓胸中涌动的情绪,安慰她道:“你别生气,好吗?我只是好心,邱山他绯闻缠身,我不想你也被非议。”

他看春晓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决定继续劝说她。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避嫌这个道理,你总懂的吧。就算你相信邱山的人品,你老公会不会信呢?”

春晓脑袋轰的一声,原来高尚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目的就是提醒她不要搞婚外情。

她还没坦白离婚这件事情呢,现在若是不说,以后他若是知道了,两个人都尴尬。

况且,她都已经知道高尚离婚的事情了。

“其实我,我……”春晓的脸微微发白,面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像是有些什么难言之隐。

高尚的心提了起来,难道她真的跟邱山有了私情?他那天旁若无人地喊着说,在她家留宿的事情会是真的吗?

“我和杜明浩已经离婚了。”她总算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感觉轻松了不少,说道:“已经大半年了。”

这半年来,春晓已经不止几十次地说过这些话,心里还是会不舒服,说出来还是很不自然。

高尚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这答案,他想过千万种,也没有想到过,她居然早就离婚了。

“不好意思啊,”春晓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垂下眼睛,说道:“我一般不想和人提这事,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提起了白白伤心。之前,我也想过要告诉你,就是没找到好机会。”

她扯起嘴唇,勉强的笑了一下。

高尚没想到,他心目中婚姻最幸福的春晓,居然也会离婚。心里百味陈杂,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突然想到,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似乎自己也没有坦诚离婚的事情。

“你千万不要说抱歉,因为隐瞒了离婚这件事情的,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春晓似乎颇为镇定,她苦笑着说:“高磊生病那天我知道了,抱歉,我找不到你,用高磊的手机给他妈妈打了电话。”

他们这样,也算是同病相怜了,她突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春晓叫来了服务员,笑道:“麻烦加两瓶清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