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12章 哄人

我的书架

第12章 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天泽打电话催的紧,高尚刚把高磊交给保姆,就驱车赶往七夜,郡城最出名的ktv。

九点之后,夜生活才算刚刚开始。高尚到的时候,vip包间里只有李天泽一个人。

“一把年纪了,你怎么还玩这个?”

高尚虽然嗓音动听,却天生的五音不全,从来对唱歌毫无兴趣。

“我帮你约了田甜,一会儿人就到了。”

李天泽选了十几首歌,他是富二代圈子里出名的麦霸,要不是家里不让,早就出道了。

“田甜,她不是在美国吗?”

高尚心里烦躁起来了。田甜也生在那个大院里,打小就愿意缠着他,青春期时候还疯狂倒追过他,大学时候被家长送到了国外,好多年都没有再见面。

“尚哥,”甜美的嗓音从门口处传来。

一个打扮的性感妖娆的美女,一下子坐在了高尚的旁边,娇滴滴地撒起娇来。

“有十多年没见面了,你真是越来越有魅力了。”

高尚脸上带着客气的微笑,身子向旁边靠了一点。

“什么时候回来的?打算待多久。”

“这次我就不回去了,我和那个美国前夫离婚了,打算回归祖国怀抱。”田甜轻松愉快的语调,仿佛说着别人的事情。

“尚哥,我听天泽哥说,你也离婚了。怎么样?咱们俩考虑一下吧。”

她半开玩笑的语气,高尚的笑容没变,将这个球又踢了回去。

“田甜,我以前都配不上你,现在更是配不上。”

他给田甜和自己开了两瓶啤酒。

“庆祝咱俩走出围城,走上人生巅峰!友谊长青。”

田甜识趣地接过啤酒,也一口气干了大半瓶。她确实就是奔着他来的。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她的条件和手段,拿下他只是时间问题。

不一会儿功夫,包厢里人多了起来,有的人凑在角落咬耳朵,有的人唱歌,气氛活跃了起来。

李天泽拉着高尚出去抽烟,手撑着栏杆,眼睛看着窗外。

“你什么意思啊,我觉得田甜挺好的,起码知根知底。”

高尚就知道这是李天泽故意给田甜搭的场子。

“好是好,我们不合适。”

他也拿出一根烟,在李天泽那里借了个火,两个人分布在吸烟室的两旁,对着吞云吐雾。

“你那个春晓呢?”

李天泽眼中精光一闪,直接深入主题了。他从邱山那条线查到了春晓,突然回忆起这个三年前就让高尚不正常的普通朋友。

高尚就知道田甜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他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我没那个意思,朋友那么多年,我就是不想看她上了贼船。”

“邱山那艘算是贼船?那你这艘呢?高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李天泽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含着促狭的笑容。

高尚沉默不语,眼睛在烟雾中看不分明。

“我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但现在春晓可是单身,你也是。机会总是一闪而逝的。”

“她最近在躲着我,有一个月没见面了。”

高尚从小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直男,确实有点摆弄不明白女人那百转的心肠,更不会哄人。

“一个月?靠,你不怕她被邱山骗走啊?我可听说了,那边手续快办好了,虽然还有个李念在纠缠,他在法律上也可算是清清白白了。”

高尚的右眼皮跳了一下,心里更加焦虑了。

“作为兄弟给你提个醒,该怎么做,不用我手把手教你吧。”

李天泽其实非常想教,他很想亲眼看看,这个高仙子下落凡尘的过程。

“不用。”

高尚干脆地断了他的念头。

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春晓正在整理文件,收拾东西。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

她看见屏幕上高尚的名字有点恍惚,这一个月来,她甚至还刻意没有回复他的几条信息。

按照她对高尚的了解,这个男人冷静自持,自尊心极强,这样被晾着,决计不会再主动找上自己的。

至少三年前的那次,他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她。

手机铃声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她无奈地接通了电话。

“我在你单位门口,一会儿我想请你和豆豆吃饭,算是赔礼道歉了,好吗?”

他语气柔和,还带着点哀求,让春晓没法拒绝。

“好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春晓三分是为了高尚调查邱山而生气,七分是为了回避俩人的亲密接触。

高尚如此主动,春晓若是太过冷冰,难免会显得太过于不近人情。

她上了高尚的车,两个人互相打过招呼后就没再说话,气氛略微有点尴尬。

“去接豆豆?”

高尚一边调头,一边问她。

“昨天杜明浩把豆豆接走了,今天她奶奶过生日,给她请了一天假。”

春晓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她很怀念两人轻松做朋友的时光。

高尚看着她秀美的侧颜,心里涌现很多回忆。

他轻声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出差的日子吗?”

高尚也陷入了以前的那些回忆。曾经两个人一起上过山,趟过河。在高尚创业最难的时候,春晓也曾经拉过他一把。

“我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说实话,你是我人生的贵人。自打认识,你照顾我,帮助我的地方要比我多。平心而论,我真的想找机会报答你,邱山这事是我太过于心急了。”

春晓觉得,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高尚从来都对她很好很温柔。他态度又真挚,让她忍不住心软。

“我接受你的道歉,其实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尤其是不回复你信息这件事,真是有够幼稚的。”

“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这样子的。”高尚转头看了她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之前的不快烟消云散。

和春晓一起吃过晚饭,高尚驱车到李天泽家接回了高磊。

高磊年龄虽然小,却看得出爸爸今天的心情非常好。他知道爸爸和春晓阿姨一起吃了晚饭。

也许,他不久以后就会有一个后妈了。

春晓阿姨温柔善良,不知道会不会如同故事书里那样,结婚了就变了模样呢?

还有那个黏皮糖一样的豆豆妹妹,以后爸爸会不会更喜欢会撒娇的她呢?

红灯亮起,车停了。高磊胡思乱想着,看着车窗外。旁边一辆黑色的吉普车里,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小男孩,正在亲妈妈的脸庞。

他谈不上羡慕,自打有记忆,他就一直跟着爸爸。

“爸爸,”高磊有点疑惑地问道:“如果你再婚了,我会被送到妈妈那里吗?”

高尚心里募的一沉,嘴角含笑地回答道:“如果你想跟妈妈,就可以,如果你不愿意,爸爸会永远都在你身边,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改变。”

高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爸爸怀里的画面,只是看着爸爸高大的背影,就觉得什么都不怕。

春晓将豆豆哄睡了,点开了书房的灯,开始整理起家庭账本。

从前,杜明浩的工资比较高,家里一切费用都是他来支付的。春晓的工资基本都用来给自己和孩子零花。

离婚了以后,杜明浩给的抚养费堪堪只够豆豆的幼儿园托管费。几个月下来,春晓几乎变成了月光族,钱变得越来越紧。

曾经的积蓄和理财,都没有到期,其中有一笔投资,迟迟无法收回余款,很可能连着本钱都会亏损。

春晓父母本来经济也挺宽裕,只是父亲近年来住了好几次院,春晓无法再跟父母开口,更不想他们一把年纪,还要为女儿的经济问题操心。

虽说,家里暂时不至于因为现金流不够,影响生活。但是,春晓是个未雨绸缪的人。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想办法节流,收效甚微。她知道,是时候该想个法子开源了。

春晓是在体制内讨生活的人,有各种规定,限制良多。合理合法兼职的渠道不多。

她在孩子出生后,曾经有一段时间被产后抑郁干扰,就重新拿起了画笔,初衷是为了开解自己,调剂心情。

豆豆大了一些,很是喜欢跟着她涂涂画画。慢慢地,这变成了母女俩的传统亲子活动。

一些熟悉的同事,家里有差不多大的孩子的,偶尔也会带着过来和豆豆一起画画。

春晓的第一个心思,就是开个教孩子画画的兴趣班。用下班后的时间,带上三五个孩子,虽说赚不了什么大钱,至少可以贴补些家用。

她不禁苦笑起来,若是李彤知道自己真真是沦落到要为五斗米折腰的程度,不知道又要怎么去骂杜明浩了。

她倒是不再感觉到怨怼,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适应了和豆豆两个人的生活。

春晓好久没有想到杜明浩了。曾经那么爱的人,居然也可以慢慢忘却埃

她记着也是这样一个月高星稀的夏夜,杜明浩在她租的公寓楼下拉住了她的手,慢慢将她圈进了怀里。

他温柔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

“你的独立好强不用表现在我身上,遵循自己的内心,让我给你幸福吧。”

就算他没有践行好诺言,他们也没有走到白头。

至少,在那些个日子里,她自以为坚硬的铠甲,被他一点点的敲破,虽说这暴露出了她的弱点,却也释放了她。

杜明浩就像皎洁的明月,是她曾经可以放心拥抱的微凉。高尚呢?他就像炙热的太阳,时刻散发着那种让人欣欣向荣的能量,让她忍不住想靠的近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