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13章 大雨

我的书架

第13章 大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磊要参加期中考试,没有去上奥数课。高尚一早就发了信息给春晓。

他刚刚将高磊接回家,天气突然大变。市政府发布了紧急气象预警。本来早该远离的热带风暴没有按照既定路线行进,而是改了路线,郡城也成为了受影响的区域,将有暴雨狂风来袭。

高尚给春晓打电话,发现她一直没接。他心里没底,又不敢将高磊一个人放在家里,就带着孩子一起,开车来接春晓母女。

春晓看着外面摇动的树枝,将豆豆紧紧抱在怀里。约车软件显示等待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休息大厅聚集着的人陆续都被接走了,只有她看着手机着急。

春晓看到了高尚的未接来电,犹豫着要不要打回去。可是,想到高尚还得照顾儿子,她不想过于麻烦他。

“妈妈,”豆豆抓着她的衣摆,眼睛里有点委屈。“为什么爸爸不来接我们啊?”

春晓心里一软,蹲下身子,微笑着说:“爸爸忙呢,他没有时间,我们等一会儿,等有车了就回家,好吗?”

女儿叹了一口气,突然,她站起来笑着指着大门的方向喊到:“高叔叔,妈妈你看1

春晓转头,发现高尚一身狼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一只手里拿着两个雨衣,另一只手撑着一把雨伞,身上湿的一塌糊涂。

他带着不容置疑地语气,催着她:“快点穿上雨衣跟我走,高磊自己在车上呢。”

春晓也不再迟疑,手脚利落地给豆豆穿好了雨衣,自己也穿好。高尚一把抱起豆豆,春晓给他打着伞,一行三人艰难地在雨中前进。

好不容易上了车,三个人真有劫后余生的感觉。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雨刷器不停地洗刷着车窗,一秒钟的间隔也可以模糊视线。视野不好,高尚的车开的极慢,又不敢熄火,怕困在路面上随处可见的“河流”里。

郡城的地下水系统老旧,一有大雨就会爆发城市内涝。偏偏青台区地势比较低,容易积水。

去年夏季,就有不少汽车报废在这样的风雨天气里。甚至还有一个年轻男孩,没有看见路面下被冲跑的下水井盖,淹死在了下水道里。

春晓专业是环境工程,给排水行业的知识相当于专业课,自然是知晓这种极端天气行车的风险。

她怕两个孩子害怕,坐在了后排座位。豆豆坐在她的怀里,高磊紧紧抓着她的手。

春晓不敢打搅高尚,直到他主动提起一个话题。

他的话明明是在商量,语气却笃定,不容置喙。

“春晓,今天去我家住好吗?你家地下车库我进不去,这雨太大了,人在外面走太不安全。”

春晓想到小区里那些个半大的树木,总在这样的天气被吹的断枝落叶,为难地点了点头。孩子们的安全最重要。

“好的,只是又要麻烦你了。”

高尚心里一松,安慰她说没关系,向唐悦小区开去。

从地下车库出来,两大一小直接坐了电梯,回到了家,高尚悬着的心才算真的落了地。

高磊没有淋雨,豆豆只湿了鞋和裤子。春晓下半身被雨淋湿了,高尚全身都被淋透了,就像在大雨中洗了个澡。

高尚家是个联排别墅,跃层式结构。平时,父子俩住在一层,一人一个卧室。二层有两个客房,其中有一个李天泽偶尔会来祝

高磊回了自己房间写作业,高尚让春晓母女去楼上浴室,自己则在一层快速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就给春晓母女找些能穿的衣服。

他翻到了一套高磊高磊小时候的睡衣,豆豆长得高,对付下应该还能穿。至于春晓,高尚在衣柜里找到一套深灰色丝绸睡衣,和他身上是同款。

为了方便,他的衣服向来都是同款同色,换洗着穿。

春晓带着豆豆推开了二楼浴室的门,豆豆忍不住惊呼道:“哇哦,妈妈,游泳池1

游泳池倒是不至于,只是这个浴缸稍微大了一些,足以容纳两个成年人在里面,面对面泡澡。

浴室里有各种洗漱用品,还有各种尺寸的毛巾和浴巾。

春晓怕豆豆感冒,也顾不得许多了,赶紧放上热水,抱着豆豆进去一起泡澡。

半个小时左右,豆豆的小脸红扑扑的,春晓给她洗了头发,母女俩打算出来了。

豆豆倒是还好,她年龄小,一块大浴巾从头包到脚。春晓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浴袍,可能是夏季到了,被收了起来。

她在别人家,总不能围着一个浴巾就走出来吧。

正发着愁,有人敲门。

“春晓,换洗衣服我放在浴室门口了。”

是高尚,然后,传来了他下楼的声音。

春晓小心打开浴室门,探出头来,将门口椅子上的衣服拿了进去。

今天暴雨,高尚给保姆放了假,只得亲自下厨。他打开冰箱,找到一盒速冻饺子,决定就吃这个了。

等春晓母女下了楼,就闻到了香喷喷的食物味道。

“好香啊1豆豆由衷地赞叹道。

高磊小时候的睡衣穿在豆豆身上还算合身,只需要挽起袖口和裤腿。

春晓穿着高尚的睡衣,如同一件连衣裙。她也想将裤子穿起,可惜腰围太松,她撑不起来,实在有意外滑落的风险。

高尚将饭菜端上了餐桌,抬眼看见了刚下楼的春晓。她的长卷发披散着,给清秀的五官平添了些风情。

略大的领口可以看见一侧锁骨,她个子有167,宽松的深灰色睡衣堪堪遮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了一双白皙修长的腿。

和平时相比,春晓看着有一点性感。

高尚不敢细看,转身去叫了高磊出来吃饭。

春晓看餐桌上的热气腾腾的饺子,还有四菜一汤,不禁有点惊讶。

翠白相间的西芹百合,清清白白的小葱豆腐,金黄色的炒鸡蛋,酱红色的火腿片,还有一盆紫菜蛋花汤。

虽说算不上什么难做的菜,但是还是令春晓刮目相看。她研究了半年厨艺,水平好像还不及他。

春晓看着豆豆,不让她偷吃,要等着高尚和高磊一起。

六个人的长餐桌看着有些大,春晓和高尚各自带着孩子坐了一边。

豆豆有些饿了,顾不上说话,只闷头吃盘子里妈妈给夹来的饺子和蔬菜。高磊难得见豆豆这么安静,不闹他,也安静的吃饭。

高尚和春晓又不是第一次在一个桌上吃饭,却显得有点拘束。

春晓是因为身在别人家,有点放不开,况且身上穿的衣服有点短。高尚是因为春晓穿着的上衣和自己身上是同款,想到两个人好像穿着情侣睡衣的夫妻,有点心不在焉。

四个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高磊带着豆豆去客厅玩耍了,春晓主动请缨去洗碗。

高尚将剩菜蒙上了保鲜膜放回了冰箱,就靠在厨房的门旁,陪春晓聊天。

春晓系上了围裙,挽起了袖子,开始刷刷洗洗起来。她虽然不擅长家务,刷起碗筷却速度飞快。高尚见她修长白皙的手指翻飞,干净的白瓷碗盘就在右侧架子上渐渐排满,很是干净利落。

“你这么会干家务埃”

“其他的不行,我就擅长这个。都是以前在实验室刷培养皿练出来的。”

春晓侧头看了高尚一眼,笑道:“没想到练的那些个实验室技术都没用上,这项技能倒是还挺实用。”

高尚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哑然失笑。

他见春晓的长发有些碍事,有些卷曲的发尾不小心粘上了些泡沫,就转身去阳台拿了毛巾和手帕。

春晓感觉到他站在了自己身后,拿起几缕头发擦干净,又用大手将她两侧头发搂到了脑后,他动作缓慢温柔,用手帕将头发在她脑后简单的系好。

春晓屏住了呼吸,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他站的太近了,近到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度。

虽然,高尚只有手接触到了她的头发,但是,她整个人一动也不敢动了。

高尚这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却丝毫没有事先知会,等他注意到春晓已经发红的耳朵,才发觉这自己的行为有点太过亲近了。

他连忙离了些距离,略显窘迫地解释道:“不好意思,我看见你头发粘上泡沫了,我这个强迫症,看不下去。”

春晓这才找回了呼吸的能力,平定着有点乱的心跳,笑着说:“谢谢,我理解。以前在实验室,我师兄也不允许我散着头发的。”

高尚重新退回到了门口,他觉得厨房太热了,还是门口有点风好一些。

“这也是为了安全,你们是不是也经常要做安全教育。”

高尚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了下去,他听着春晓温润的声音笑着谈起实验室的各种趣闻。眼睛望着她头发上的手帕,心里有着丝丝甜甜的感觉。

豆豆需要早睡,春晓九点就带着她上了楼安寝。

讲了两个故事,女儿就在春晓的臂弯里睡熟了。

窗外风雨已歇,一片静谧。春晓睁着一双大眼睛,毫无困意。

她忍不住想着以前和杜明浩的种种过往,仿佛就像前尘旧梦,遥远的像上一辈子的事情。

春晓又想到了高尚。从第一次见面到慢慢熟悉,从兴味相投到互相信任,从深入合作到一拍两散,从重逢时候的惊喜再到现在她心里摸不清的异样感觉。

她最近总是忍不住在想。如果当初,她先遇上了高尚,如果高尚那个时候还是单身,他们两个会不会在一起。

春晓不禁嘲笑自己的愚蠢,哪有那么多如果呢。她用鼻子蹭了蹭豆豆的额头,手搭在她的小屁股上,渐渐睡熟了。

楼下,高尚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高磊也睡着了。整栋房子都在沉睡着。

他起身来到窗户旁,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用力地深呼吸。

风雨停了,小区内的绿树青草被浸润的彻底,挂着的雨珠在月色照射下反射着晶亮的柔光。

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中,几点星光掩映,高尚仿佛沉浸在这无边的夜色中。

他对春晓的心意,慢慢从沉浸了许久的心海里浮了上来。不管他怎样装着不去在意,也控制不了自己想接近她的欲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