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眠不觉晓 > 第14章 纠缠

我的书架

第14章 纠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邱山坐在海蓝色的凯迪拉克上,手指不停敲打着方向盘,看着从车前经过的春晓。

她刚才从一辆黑色奔驰上下来的,邱山隐约看着驾驶位上的男人有点眼熟,又一时没想起来是谁。看了下车牌号,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邱山心想,既然春晓敢让他坦荡地送到了单位,应该反而只是朋友而已。

同事那么多年,春晓的心性邱山很了解。她看起来温柔敦厚,很好接近,性子却柔韧,吃软不吃硬。

春晓习惯公私分明的生活。从前,她和杜明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却很少在同事们面前提及私事,更是在婚后就主动远离了年轻人的社交圈。

邱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心烦地皱起眉头,直接按了了事。

明明半年前就断了联系,邱山也给了她一笔钱。可自打李念听说了他要离婚的事情,就又缠了上来。

邱山的妻子韩雪三年前就调动到了凤城,虽说只有一百里车程,但是,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很少见面。

儿子跟着父母,邱山也一起住着。除了工作,他什么事情都不用管,他和韩雪的家,经常空着一个月都没人去。

他俩当初结婚就属于联姻。因此,韩雪从不哄着他,跟他历任那些温柔小意的前女友们没法比。

邱山心里一直空落落的,娇妻幼子也填补不了那种空虚。

他当初刚到省厅工作,并没有看上春晓。她虽然长得清秀可爱,身材也算纤浓有度。邱山就觉得她性子太软糯,没有什么挑战性。

他那时候喜欢性感小野猫,既会撒娇,又爱闯祸那种,觉得有趣。

后来,他人生中第一次失了恋,被一个高段位的老手挖了墙角。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去喝酒,他趁着陈理下楼结账,在包厢里稀里糊涂地强吻了春晓。

邱山被她狠狠扇了一个巴掌,从此就对她情愫暗生。这件事想起来,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贱。

他很快就道了歉,还正式提出想追求她,被毫不留情地拒绝。很快,杜明浩就来接春晓下班,两个人手拉着手经常出现在他们单位的大门前。

邱山后来也结了婚,三个人渐行渐远。

本来,这种若有若无的情愫早就被淹没在了琐碎平常的现实生活中。偏偏李念这个妖精来了,她内里就是那种小野猫,长得却有几分像春晓。

一个不安于室的女人,一个蠢蠢欲动的男人,两个人很快就一拍即合。

李念的老公也是个玩咖,根本不管妻子。李念干脆搬出来和邱山另驻爱巢,两个人当起了地下夫妻。

韩雪很快就发现了端倪,提了离婚。邱山觉得李念上不了台面,稍微收敛了些,却拖着一直不肯离婚。

李念一直勾着他,也没有断。直到春晓离婚,邱山心里有一根线就彻底扯断了,他心里总还是有些不甘。

于是和李念彻底了断后,开始认真跟韩雪商量起离婚的事情。

由于双方家族都不想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这婚离得很是艰难,拉扯了大半年。

这周末,韩雪就回来办手续了,邱山觉得总算办成了一件大事。

他约了李念,今晚在同居的公寓摊牌。

邱山到的比较晚,李念已经准备好了烛光晚餐。

他不得不承认,作为情人,李念表现的非常优秀。厨艺满分,床技满分,简直生来就是为男人准备好的尤物。

只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他没有胆量娶回家。邱山一向双标的很,他怎么玩都可以,却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出轨。

作为妻子,只有像韩雪那样清高自诩的大小姐,或者春晓那样洁身自好的小女人,才能让他安心放在家里。

邱山不是那种不识趣的男人,温言软语地哄了李念开心,又准备了价值不菲的珠宝作为礼物。

伸手不打笑脸人,特别是说分手的时候。

邱山孩子气的英俊脸庞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魅力十足。他温柔缱绻地看着李念,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

“念念,我们分手吧,彻底的那种。”

李念的脸色看着好像一瞬间就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她听说邱山已经办妥了离婚事宜,以为他今天是来跟自己求婚的呢。

“山哥,你是认真的吗?”

李念无法从转正的美梦中清醒,好像溺水的人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们不合适,我不可能娶你。”

邱山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给她留,淡淡地说:“我们半年前就分手了,我也给了你分手费。可能这段时间,我忙着离婚,让你有了误会。这是我考虑不周了,所以我愿意再支付一笔钱给你。”

他将礼物盒子推到她跟前。

“我们好聚好散。”

李念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滑落下来,要是以前,邱山会觉得她这个样子很美很动人。

可惜,对于变了心的男人来说,除了厌烦,还是厌烦。

李念看邱山脸上的神色,赶紧擦干了泪,将眼泪生生忍了回去。她心知今天也就这样了,还是急流勇退,以后再想办法吧。

“好的,我想问问,你是爱上别人了吗?”

她装作吃醋的模样,想找出些端倪来。看看邱山这座金山,到底是被谁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她眼前挖了去。

“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想终止咱俩这种非法的关系。”

邱山的神色如常,微微拧紧的眉心还是出卖了他。

李念实在是太过于了解他了,这个女人果然是存在的。

春晓查了一下银行账户,豆豆的抚养费又迟到了,已经第三天了,她耐着性子给杜明浩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杜明浩凉薄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春晓,我知道抚养费的事情,晚上给你转账。”

他现在跟她电话的语气,就如同以往和同事谈公事一样,一点温度都有没有。

“哦,好的,我知道了,拜拜。”

春晓赶紧挂了电话,她觉得催抚养费这种事情,实在是让她很难办。她在两件事情上特别困难,一是要账;二是拒绝。

春晓给班主任孙老师发了微信,将交管理费的时间再延迟几天。她站起身来,转了转僵硬的脖子,将刚才设计好的广告页打印了一百多张。不是她想薅单位羊毛,只是现在的打印店太少了,实在是不好找。

春晓现在经济紧张,本来打算去年就买的便携打印机,到现在也没买上。

为了将广告散出去,她特意请假提前下了班,打车将小区附近的几个兴趣班聚集点都转了一圈。

春晓刻意避开了舞蹈班的上课时间,除了想避着豆豆的舞蹈班同学家长以外,她也不想让高尚知道。

他大概会是那种仗义疏财的朋友。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他俩总得在金钱上清楚些才好。

高尚拿起落在椅子上的广告,漫不经心地扫过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一个私人美术老师招揽学生的广告,这在兴趣班的家长休息区太常见了。

他将手机里春晓的手机号码调取了出来,果然是一模一样的。

广告页上的春老师,应该就是春晓了。

他将这广告折好,收进了公文包,正巧看见春晓带着豆豆来上舞蹈课了。

高尚有意无意地套了一些话,他在商场浸润这些年,对付春晓根本不需要费力气。

“豆豆的幼儿园怎么样?我有个下属,家就在附近,刚好到了快入园的年龄。”

春晓毫无察觉的就把信息透露的干净。

“挺不错的,蒙氏教育,混龄管理的。管理费三千块左右,吃的也还行。主要是老师细心些,和孩子们的关系都好。”

几个回合,高尚就将幼儿园的作息和豆豆的班级都弄清楚了,还记下了孙老师的电话号码。

春晓热心地补充道:“你放心,我把你手机号给孙老师发过去了,你下属可以随时联系她,去实地看看。”

第二天中午,趁着孩子们午睡,孙老师就在门口接待了高尚。他假意过来看了下幼儿园的硬件设施,问了些教学理念。

最后,他才跟孙老师问了问他真正关心的问题。

“幼儿园的管理费是不是可以有减免或者暂缓的政策。我听说春晓家里好像出了点经济状况,她似乎是跟我提过有这方面的政策。”

孙老师看着他这身打扮和院外停的那辆迈巴赫,怎么也不觉得这是他该关心的问题。

她还是认真回答:“减免的话没有,暂缓应该没问题。春晓最近手头有点紧张,这几个月一般都得暂缓,十天左右吧。我们园长还是挺通情达理的。”

高尚点了点头,微笑着告辞了。

七点了,高磊写好了作业,站起身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喊高尚过来签字。

他一个人跑到客厅去拿起平板,玩起来一款编程游戏,玩了好几个回合,却不见高尚出来。

高磊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高尚正对着自己的作业本发着呆。他很少真的检查,一般就是签个字,今天这是怎么了?

“爸爸,我作业有问题吗?”

高磊疑惑的问道。

“哦,没有问题。”高尚快速地在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高磊从入学开始就长期占据着班级第一名的位置,作业其实没什么可检查的。

高磊看着高尚签完了作业,却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知道这是有话要说,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

“我在想,下个月,让春晓阿姨照顾你怎么样?我下个月会比较忙,可能下班时间会很晚,李叔叔又在外地出差。”

“春晓阿姨会住在咱们家吗?”

高磊担心起来,他虽然好感春晓,但是毕竟还是小孩子。想起来同伴们传说的那些关于后妈的恐怖故事,心里惴惴不安。

高尚看高磊的神色有点惶惶不安,摸了摸他的头,缓解了下他的紧张。

“就是去学校接你,然后给你辅导下功课,在家里陪你。不管多晚,我都会回家的。我再送春晓阿姨回家。”

高磊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只要不住在家里,就不算是后妈了。

“我可以的,豆豆妹妹也会一起来吗?”高磊已经不再觉得豆豆烦了,有个跟屁虫在旁边给他加油,平板游戏打起来会更热血一些。

高尚还没有想到这一点,春晓也是身边无人帮衬的。她若是真的答应了,豆豆估计也得一起带着。
sitemap